拉马迪和费卢杰的重返家园者重建家园任务艰巨

联合国难民署帮助从前的伊拉克流离失所者对他们的房屋进行必要的维修,他们的经历也揭示了即将返回摩苏尔的重返家园者所面临的挑战。

易卜拉欣·哈立勒是一名25岁的体力劳动者和吊车司机。三年前,当极端主义组织首次攻陷拉马迪,他就逃离了这个城市。他正给我们展示邻居被爆炸物摧毁的房子。 ©UNHCR / Caroline Gluck

伊拉克,拉马迪和费卢杰——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西110公里拉马迪的阿拉米尔地区附近,易卜拉欣·哈立勒指向他曾经的房子,如今被摧毁得只剩下半幢建筑。 “我们以前的的房子充满生机。我们曾为此感到非常自豪,不缺任何东西。”他说。

三年前,当极端主义组织抵达这个城市,这位二十五岁的吊车司机与妻子、母亲和姐妹一起逃离了拉马迪。由于走得匆忙,以至于他们将文件和一些积蓄落在家里。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一家人住在Bzeibiz 的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但是当政府在2016年初重新控制家乡时,易卜拉欣冒险回来查看家中的损失。

“这里的整个地区都布满了诡雷 ,我们不得不花钱请拆弹队清理街道。光在这个地方他们就发现了13个爆炸装置。”他指着自己的房子说道。他的房子被诡雷爆炸炸得只剩下一半,相似的装置也被发现留在邻居房屋的废墟里。

“所有的家具都被拿走了。钱,文件也是 ,一无所剩,”他解释说。“一个大房间彻底化为废墟,部分屋顶也被破坏。”

“ 这里的整个地区都布满了诡雷,我们不得不花钱请拆弹队清理街道。”

在持续数月的收复拉马迪的战斗中,这里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甚至在战争结束一年半之后,城市的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一片废墟之中。尽管城市遭到毁坏,6.2万个流离失所家庭 (约相当于37万人 ) 已经返回到该地区开始重建工作。

居民表示,重建工作几乎没有外界的支持,许多家庭承担着巨大的债务压力来满足重建家园的需要。

易卜拉欣·哈立勒站在拉马迪家中的一处损坏的房间内。©UNHCR / Caroline Gluck

联合国难民署和其他的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一起帮助超过500户像易卜拉欣一样的家庭修建住所,修建的最高费用可达到5000美元。另有150户家庭的房屋被完全摧毁或不适合居住,联合国难民署为他们提供了坚固的难民住房作为临时庇护所。

在易卜拉欣的案例中,联合国难民署的援助使他可以重修两个房间,更换破碎的玻璃和门,重新连接电路。但是还是很多重建工作要做。“资金短缺是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他解释说。“我想完成所有重修房屋的工作。我的儿子才只有两岁半,我希望他将来不用去经历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和困难。”

在距离拉马迪以东50公里的费卢杰通向伊拉克首都的路上,可以见到相似的景象。在夺回武装分子占领的城市的军事行动结束一年之后,约40万名流离失所者返回到家乡。

虽然对费卢杰城市的破坏不如拉马迪的严重,许多房屋被部分受损,遭受洗劫和火灾破坏。40岁的阿马尔·萨吉特·穆特拉克是6个孩子的父亲,他以前是一名出租车司机。7个月前他返回家乡的时候发现自家的房子还在,但却发现房子被大火烧过。

“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帮助来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和生活,并对未来重新抱有信心。”

“这所房子曾是新建的,它的一切都是全新的。是战争使我们失去了一切,” 阿马尔说。直到现在,屋内还飘散着大火过后烟雾的味道,内墙和屋顶还残留着被火烧黑的颜色。“我们悲痛欲绝,我们曾经为这个房子感到很自豪。”阿马尔的妻子希尔补充道。

联合国难民署已经帮助了阿马尔一家和其他600户家庭进行住房维修,另有443户家庭住进了临时住所。“我们很感激收到的帮助,”阿马尔指着重新粉刷过的墙,新的窗户和修缮过的屋顶说,“我们自己绝对承担不起做这些工作的费用。”

拉马迪和费卢杰的一些居民表示,他们的经历为在现在返回家园的摩苏尔战斗期间的流离失所者提供了经验教训。在遭受与摩苏尔类似破坏的拉马迪,易卜拉欣给出了这样的建议:“要耐心。这不容易,但是要试着依靠自己的努力。事情会很困难,但一切终会结束。”

联合国难民署驻伊拉克代表布鲁诺·格多 (Bruno·Geddo)说:“由于大规模的境内流离失所危机以及重建和改造发生重大冲突的地区所需的大量工作,伊拉克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虽然我们专注于摩苏尔地区,我们同样不应该忘记拉马迪和费卢杰地区境内流离失所者重返家园后的挣扎和苦难。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帮助来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和生活,并对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