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难民署保护专员:危机孕育机遇

图尔克呼吁长期改善流离失所者的生活及东道国的情况。

2017年5月3日,Nyakuak Mabio(28岁),一名“性暴力”幸存者,在乌干达北部的阿朱马尼区(Adjumani)内的纳麦兹(Nymanzi)难民安置点内经营着一家服装店。难民署及合作伙伴帮助她开了商店并提供生计培训。

日内瓦 ——联合国难民署的保护专员今天在日内瓦的一个会议上敦促各代表们借着行动计划加强对难民危机的回应,以长期改善流离失所者的生活及东道国的情况。

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保护专员沃尔克·图尔克(Volker Türk)在为期两天的关于“如何完善难民大规模流动的国际应对”的会议上表明,从长远上来看,难民危机爆发初期至关重要。

“应对难民危机需要整体统筹,包括人道主义行动、保护、发展和应急解决办法。”他指出,“大多数难民危机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持续时间更长”。

“在困难中仍可以看到希望。有事实证明,难民和东道国实现双赢是有可能的。”图尔克说。

目前,十个国家庇护着世界上2,250万难民中约 60%的人。

日内瓦会议召开于世界面临最多流离失所者的时候。目前,十个国家庇护着世界上2,250万难民中约60%的人,84%以上的难民由中低收入国家接收。

在这样的背景下,联合国大会要求难民署在去年的《难民和移民问题纽约宣言》中制定关于难民的全球契约。作为这一进程的一部分,难民署正在主持一系列专题讨论,为难民契约中的行动纲领建言献策。

今天讨论的一个重点是难民应如何纳入东道国的国民、卫生、教育、社会服务和发展规划。

乌干达北部阿朱马尼区政府,是世界上成果最丰富的难民系统之一,近年来他们一直位于南苏丹难民危机前线。阿朱马尼区专门小组成员告诉代表们,他认为在当地社会结构中纳入并教育难民,将有可能为地区和平作出贡献。

阿朱马尼区首长詹姆斯·莱古(James Leku)解释说:“我坚信,通过支持教育,我们不仅帮助难民,还有助于南苏丹的整个和平进程。”他曾经也是南苏丹的一名难民。

“如果难民以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身份回到南苏丹,整个国家都会受益。教育可以打破暴力的循环。我们有义务为我们所居住的地区做出贡献。”他提到,乌干达总理和总统也曾经是难民。

一名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划着独木舟去往乌邦吉河的刚果河岸。© UNHCR/Andreas Kirchhof

乌干达为难民提供土地用于耕种和放牧,允许难民生活在开放安置点,自由迁徙、工作、经营企业,并把他们纳入国家发展规划中。

他说:“最近一个月我们收到的难民比欧洲在过去12个月里多,”他解释说,他是这一地区的首长,也是 “难民的守护者”,同时曾经也是一个难民。

“地方政府有望向难民和东道社区提供援助。这虽然存在挑战,但对双方都有益。”

难民青年代表在会上强调了将难民融入当地教育制度和增加高等教育奖学金通道的重要性。

来自南苏丹的难民西蒙·毛特·图隆(Simon Marot Toulong)为难民儿童发出了激情昂扬的呼吁,希望他们能与当地人一起学习,这不仅可以增加受教育的机会,同时也使社会融合和凝聚力增强更容易。

图隆从九岁开始在乌干达参加小学教育,在那里他生活了15年,每天步行七公里去上小学。后来他成为南苏丹第一个获得DAFI奖学金的难民,他称其为“一生一次的机会”。

“我们应该作为难民营中最后一代遭遇流离之苦的儿童。”

两年前,图隆参与创立了非洲青年网络,重点关注那些因战乱而处于弱势和缺乏机会的年轻难民的和平,安全和融合。

他说,“我们觉得我们应该作为难民营中失散儿童的最后一代人,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是最后一代在战争中受苦的人。”

图隆的团队现在与年轻人一起培养自我认知、领导力和信任的技能,他将这些看做促进和平的关键组成部分。

“我们要决定我们的命运,请和我们一同促进和平。”图隆告诉座谈小组如何在国际和地方层面增加难民代表在决策中的影响力。 “请让我们参与。”他敦促。

在为期两天的会议期间,难民青年强烈呼吁难民从危机开始就参与对自身处境的应对,呼吁不仅要满足难民的需求,也要满足他们的志向。

来自政府、非政府组织、难民社区、国际组织和学术界的约300名代表参加了本周的专题讨论。若干关于如何加强对难民局势的全球应对的建议已被提出,并列入难民署即将制定的行动纲领。

会议结束后,图尔克表示,会议提出了若干新的提案,待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进行审议;难民署对背景概念说明中提出的几项提案表示强烈的支持。 他还提出将大力支持“全社会”的做法。“全社会”旨在集合一系列主体,例如私营企业、政府、公民社会和难民社区,以加强对难民局势的全球应对。

难民署将在11月中旬召开下一轮专题讨论会,会议重点是解决难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