敍利亞運動員Yusra Mardini在里約奧運會後重新投入生活

在作為奧運會難民隊成員高調亮相後,這位年輕人正在努力學習並為難民議題發聲。

 

Josie Le Blond 和 Marc Hofer 在德國柏林報導  | 2017年1月24日   |


過去的一年對於敍利亞運動員Yusra Mardini來講如過山車一般。在她作為里約奧運會的難民運動員高調亮相之後,她曾代表難民在位於紐約的聯合國及於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言。


 

在游泳事業上,她專注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同時,她也在努力讀書,以彌補因戰爭而被迫中斷的學業。忙碌中她更會抽取時間去為難民議題發聲。「我每週有10次游泳訓練。這是我目前的生活。」 18歲的Yusra在柏林接受難民署採訪時講道,「然而在我腦海裡也記掛著難民以及想幫助其他人。我希望可以改變大家對於難民的想法。」

 

Yusra表示自己的逃難經歷讓她決心令難民議題成為世界優先考慮解決的問題。她努力學習成為能激勵他人的演講者,出席公開場合,譬如在9月份在紐約聯合國難民和移民問題峰會上演講。

這個月她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在一個受高度關注的會外活動上發表演講,她被前美國奧運選手邁克爾·約翰遜介紹為「最勇敢的女人之一」。

 

「我想改變人們的看法」

 

以上種種說明,她希望可以通過她的聲音讓全世界明白,難民只是普通人,但在特殊情況下,因家園被破壞和被死亡威脅而被迫逃亡。她希望解開人們對難民的誤解,如難民是未受過教育的、難民是為了經濟利益而重新定居等。「人們認為難民一無所有,他們一無所知,他們的到來只是為了索取。」她說,「但是有很多難民是醫生,有很多是工程師。」

「我們被迫逃離家園。我們來到這裡是因為我們渴望和平,是因為我們不能再承受更多的戰爭砲火了。」

 

  • 18歲的Yusra Mardini在柏林接受採訪。© UNHCR/Daniel Etter
  • “Yusra在世界經濟論壇的「運動求生存」會議發言。 ©WEF / Valeriano Di Domenico
  • Yusra現專注於2020年的東京奧運。© David G McIntyre/Zuma Press

她在博客中回應世界經濟論壇的年度會議,她向難民同伴發起號召:「現在,以難民之名,我呼籲大家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我是Yusra。我是一個難民,我為和平,為所有逃避暴力的人的正直和尊嚴而自豪。」

去年,Yusra冒著生命危險逃離敍利亞衝突前往歐洲。「對於我們來說,一個選擇是離開,或許某一天會在路上死去。另一個選擇是留下,那麼你每一天都可能死去。」

Yusra說她的故事代表了許多現在生活於西歐的難民的現實。許多人可能知道她和她21歲的姊姊Sarah從沉船上跳入愛琴海幫忙推船,把船上20位絕望的乘客帶到安全之地。

難民不僅僅是穿過危險的海域並死裡逃生。對於許多新到達歐洲的人來說,生活意味著等待尋求庇護申請的決定,一場努力與家人重逢的絕望鬥爭,或者是掙扎著重新獲得教育或工作機會。

Yusra也不例外。在柏林的學校裡,她每日都在努力用她的外國口音去上德文課,從而完成她被中斷的高中教育。就像許多跟她同齡的難民一樣,她在完成高中學業之前就離開了,因此她無法進入大學,直至在收容國完成中學。

Yusra說,語言對她同樣居住在柏林的父母來講是一個更大的障礙。他們在敍利亞時工作十分努力,因此並不習慣現在被強制無所事事的生活。

她讚揚德國向難民打開大門的決定,但也提到,德國政府並不知道當難民來到時應當如何安置他們。

 

「我為和平,為所有逃避暴力的人的正直和尊嚴而自豪。」

 

然而,無所事事只有等待的日子,跟世界上大多數難民面對的困境相比已毫不重要。她為滯留在敍利亞的朋友和其他家族成員感到擔憂。

「我想要告訴世界在敍利亞正在發生什麼,人們正被困在那裡,」她說,「我看到很多不好的視頻,然後想:為什麼我平安待在這裡而敍利亞人們正在阿勒頗以及其他地方被殺害?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曾經也可能發生在我或者我媽媽或者姊姊身上。」

「隨著人道主義危機在世界各地蔓延,Yusra知道還有大量的工作等著去做,去改善被迫逃離的人的生活。她說她相信世界已經準備好聆聽他們的觀點了。」

「我們必須抓住他們的注意力,」她說,「我想要談談這個。你告訴我你反對難民什麼,然後我可以給你解釋,我甚至可以向你證明,你為什麼錯了,你是如何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