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生活在不确定之中——但我热爱这样的生活”

联合国难民署有超过1.15万名同事,大多数都在地方办公室工作。让我们一起了解Massoumeh Farman Farmaian的工作,她负责协调应急响应机制。

Massoumeh Farman-Farmaia的照片,联合国难民署高级紧急机构间事务协调员。© UNHCR/Susan Hopper

姓名:Massoumeh Farman Farmaian,出生于伊朗。

职位:联合国难民署高级紧急机构间事务协调员,位于日内瓦。

在联合国难民署任职时间:15年,曾在超过12个国家任职。

你为什么成为一名救援人员呢?

我出生在伊朗,我的语言是波斯语。我一直想去阿富汗工作,梦想着尽可能长久地去看,去触摸,去闻,去全方面地体验那个地方。我在“9·11”事件后获得了一个到阿富汗工作的机会。

“9·11”事件发生时我在纽约的私营部门工作。当军队进入阿富汗时,我告诉我自己“这是个去帮助这些人的好时机,我需要去那里并作出一些贡献。”我给几个救援机构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在这,我会说阿富汗当地的语言。”

2003年我开始在伊朗为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然后2005年我前往巴基斯坦为震后工作提供帮助。我从那里去了阿富汗,终于能用上我的语言技能,因为达里语和波斯语很相近。在那儿待了10年后,我去了乍得。

2016年,Massoumeh Farman Farmaian(穿着联合国难民署马甲)与同事站在于乌干达和南苏丹的边境地区。© UNHCR/Yamah Massaley

你的工作中最有收获/最有挑战性的事是什么?

当冲突或是政局动荡在一夜之间让许多人失去家园时,联合国难民署总是会伸出援手。在紧要关头,我们必须思维敏捷,迅速执行。

我们的援助物资和专家们都时刻准备好被部署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归功于仓储、供给、专家和合作部门的全球网络,我们可以在72小时内启动紧急行动。

你的大脑要一直保持待命状态。有时候我被要求在3天内离开,这些我都能接受。我必须生活在不确定之中—但我热爱这样的生活。

当我被部署到无论是希腊、乌干达还是孟加拉国时,工作都非常辛苦,因为我一般不会有休息时间。在紧急情况时你怎么能够请假呢?

但我确实非常享受我的工作。我热爱参与地方办事处的工作,因为那里丰富的经历,能够与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事,和可以做出实际改变的机会。最有收获的部分就是可以亲眼看到你的工作带来的影响力。

你工作中最棒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自从2013年冲突和战争爆发以来,超过100万人从南苏丹前往邻国乌干达寻求安全。

或许我在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中最骄傲的时刻就是,当我2016年被调到乌干达时,成千上万的南苏丹难民每天步行穿过丛林到达乌干达,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

在新移民定居点建立完成后的几周内,我们已经让数千人拥有学校了。看到孩子们在课堂里,老师们精心备课,真是太棒了。

在希腊我也有一段令人动容的经历。我被召至一家医院,照顾翻船事故中被救出来的孩子。他们都受伤了,没有人懂他们说的语言,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所以我前往那个医院,试图弄清楚他们是否说波斯语,最后终于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他们是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我还给他们照了相,分享给这次任务中不同地方的同事——孩子们终于和父母团聚了。

你最糟糕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我遇到一个快40岁的阿富汗男性,他刚在一个翻船事故中失去了他的家人。他和怀有8个月身孕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一起上船。孩子们一个2岁,一个7岁。当船倾覆时,他的家人没能游到岸上。在他疯狂地在所有注册中心和医院寻找无果后,我们开始在太平间寻找。

最终我们找到了他家人的遗体。悲痛欲绝中,他告诉我:“我要回到阿富汗,我想在此地终结。所有我为之活着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这是我最糟糕的经历,因为我对他的遭遇无能为力。但是只要我想到我们作为联合国难民署在全世界各种紧急情况下还能付出的努力,我就有动力继续前进。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