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暴力事件导致数成千上万人跨越边境

由于尼日利亚北部博尔诺州暴力事件的升级,约1.5万人被迫前往邻国乍得和喀麦隆。

尼日利亚难民不得不挤在小机动船里划向邻国乍得。© UNHCR/Aristophane Ngargoune

Aicha Moussa对于能够生还感到十分庆幸。三天前,武装力量袭击了尼日利亚西北部她所在的村庄,她抱起两个孩子,跑过边境前往乍得。

“我害怕极了。我为孩子们和自己的安危感到忧心。”这位25岁的母亲表示。

Aicha想尽办法逃到了乍得与尼日利亚边境的小城Krikatia。在这里,她不得不整晚在树下栖身。这样的经历使她感到害怕。

“来到这儿的第一天晚上非常痛苦,我的小女儿整晚都在发烧。”她说道。

次日他们划船三个小时,穿过乍得湖前往Ngouboua, 一个湖沿岸的小村庄。十分幸运的是,在当地的诊所里Aisha的孩子获得了治疗。

“我的儿子整天都哭,因为他太想和妈妈待在一起了。”

因为性命之忧,现年33岁的Issa Mohamed同样步行逃离了这场冲突,带着七岁的儿子走了两天。他的妻子下落不明。当袭击来临时,她正在市场里。

“从我们逃离后,她音信全无。”他说道,“我的儿子整天都哭,因为他太想和妈妈待在一起了。”

去年12月,当政府军和非政府武装力量爆发激烈冲突时,约有6000名难民被迫逃离尼日利亚省博尔诺州。他们担心在军事行动后遭遇报复和恐吓,而不得不胆战心惊地背井离乡。

很多像Aicha和Mohamed那样的难民,穿过乍得湖来到Ngouboua。随后他们获得联合国难民署的重新安置,来到Dar es Salaam camp营地。截至目前,超过4000名难民重建了难民营,自2014年起接纳了1万1300名尼日利亚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和乍得官方共同登记新增难民,并且评估最为脆弱的群体的需要。联合国难民署目前正在分发赈济物资,例如毛毯、垫子、蚊帐,并提供庇护所和食物。

上周武装分子袭击并洗劫博尔诺州边境小镇兰恩,导致了 9000余名难民突然涌入喀麦隆。

“我的朋友在家里被大火吞没,我的叔叔在我面前被利器封喉。”

在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事件中,前一段时间,很多前往喀麦隆村庄寻求安全庇护的难民,经报道被强迫遣返。

一位父亲竭尽努力和亲人留在了喀麦隆,他还能时刻回想起那些迫使他穿过灌木丛和沙漠,行进27公里寻求安全的悲惨事件。

“我的朋友在家里被大火吞没,我的叔叔在我面前被利器封喉。”Mohamed说道,“我亲眼所见。”

他发誓永不回去,“这一切都够了,我再也不会回去。”他痛哭道。

他的妻子,垂着头静默地坐在垫子上,在他突然藏起眼泪走出门去的时候开始低声啜泣。

暴力侵袭了兰恩,这里曾经是7万名被迫流离失所的尼日利亚人的庇护地,现在却有14人在这里丧生,许多人突然被囚禁。

“数字每个小时还在上升,” 联合国难民署在库塞里办公室的主任Joseph Beyongolo说道,“我们意识到如果再有5000人来到这里,我们就必须得到紧急增援。”

联合国难民署派遣团队来登记新到达的人群,同时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迅速为人们分发热饭。

联合国难民署还对难民被强迫返回的报告表达了担忧,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敦促喀麦隆坚持接纳难民的政策。

“这次袭击完全出乎意料,导致数千难民生命面临风险。”

“这次袭击完全出乎意料,导致数千难民生命面临风险。我呼吁喀麦隆继续打开大门,继续实行友好政策和做法,并立即停止遣返难民,确保按照国家和国际法律全面遵守其保护难民的义务。”

喀麦隆在本地区有着长久的接纳难民的历史,难民主要来自于尼日利亚。目前这里有超过37万名难民,其中10万名是尼日利亚人。

2017年,联合国难民署,尼日利亚以及喀麦隆签署了三方协议,承诺将一同保护和援助尼日利亚难民,直到他们能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安全并有尊严地返回家园。

联合国难民署再次呼吁本地区各国政府,能够为逃离动荡的尼日利亚难民保持边境开放。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