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兹迪医生为曾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囚禁的受害者治愈心灵

为逾一千名逃离极端组织囚禁的雅兹迪族女性治疗,这位妇科医生竭尽所能帮助她们重建新生。

妇科医生Nagham Nawzat Hasan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杜胡克省的一个难民营看望难民女性。©UNHCR/Claire Thomas

结束一天的工作,Nagham Nawzat Hasan在微弱的灯光中坐下,把笔记本摊开,开始记录这一天她所听到的雅兹迪女性所详述的痛苦经历。她们曾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从伊拉克北部的家园中掳走并囚禁,历尽艰辛才最终得以逃脱。

自从四年前致力于帮助这些女性从身心煎熬中恢复,这位40岁的妇科医生已经帮助了逾千名幸存者。作为一种仪式,她记录下数不清的苦难故事。这是一份证言,也成为一种治愈伤痛的方式。

“我写下了200多个故事。我感到我正在记述历史。” Hasan解释道,“我回到家,会伤心痛哭,会反复咀嚼那些听到的故事,它们在我的心里重重一击。我也是雅兹迪族人,也是女性。写下她们的故事,也帮助我治愈了痛苦。”

位于伊拉克西北部地区辛贾尔的雅兹迪族社区,信奉源自伊斯兰教苏非派、拜火教的古老宗教,在2014年8月成为了武装势力进攻的目标。武装分子强迫成年男子和12岁以上的男童与家人分离,并杀害了那些拒绝改变信仰的人。

“我回到家,会伤心痛哭,会反复咀嚼那些听到的故事,它们在我的心里重重一击。”

据估计,逾6000名雅兹迪族妇女和女童被绑架并被贩卖为奴,遭遇了数月甚至数年的囚禁。许多人遭遇了监禁、虐待和有组织的强暴,这些迫害行为属于联合国认定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行的一部分。直至今天,还有1400名雅兹迪族女性命运未卜。

当军事行动发生时,Hasan正在一座小镇上的医院里工作,那里距离摩苏尔东北部14公里。她和家人一起逃往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的杜胡克。在那里,他们还是听到雅兹迪族男性遭到屠杀,女性和儿童被绑架的消息。

仅仅几个月后,Hasan了解到有两名从绑架者那儿逃到杜胡克的雅兹迪族女性。在去找寻她们的过程中,她悄然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当雅兹迪族女性逃到杜胡克,我的工作就开始了。”Hasan说道。“我立刻就能发现她们已然被摧毁。她们再也无法信任任何人, 因此我要开始重建信任。”

“我走向她们,鼓励她们寻求帮助和治疗。我交给她们我的电话号码,逐渐建立信任。不久以后,刚到不久的妇女就开始自己给我打电话。”

一开始,由于人们难以接受那些苦难的事实,因此她的工作是保密的。当绑架者施与的暴行逐渐清晰,宗教和社会领袖呼吁被绑架的女性被社区重新接纳。

“雅兹迪族社区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是第一批接纳这些女性回来的群体。”Hasan解释道。“被家人重新接纳,在社区获得支持是相当重要的一步,但是她们还需要更多。”

她作为妇科医生的经历被证实十分重要,但是很快幸存者的需求就远远超过了医学治疗的范畴。“从医学上而言,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承受痛苦。许多人在遭遇了多次性侵害后被传染了疾病。从心理上来看,幸存者的状态实在太糟了。”

“我无法用魔力治愈她们,但是作为一个雅兹迪族女性,我看到大多数幸存者信任我。”

“我无法用魔力治愈她们,但是作为一个雅兹迪族女性,我看到大多数幸存者信任我。”

为了竭尽所能地建立信任关系,Hasan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去幸存者家里探望她们。家,是她们最能感受到安全的地方。两年前,她建立了自己的NGO,“Hope Makers for Women”,为雅兹迪族流离失所者所在的难民营中的女性幸存者提供医疗和心理支持。

在一个隆冬昏暗的清晨,Hasan来到摩苏尔大坝湖附近的一个难民营,探访一位她经常来看的女性。在这个Hasan收获了许多雅兹迪族女性亲人般的欢迎。她们拥抱她,亲吻她。稍后,她前去探望一位长期病人。她是一名年轻女性,和自己的三个女儿,都曾被绑架了三年之久。

“我们刚刚从伊斯兰国手里逃出来时简直糟透了。一开始,我都不愿意走出自己的帐篷。”这位年轻的母亲说道。“她把自己的全部时间精力都奉献给了我们。她帮助我们治疗,照料我们。医生帮助我们找到了自己从未意识到的力量。”

Hasan指出许多幸存者的生活条件依然不好,这对于她们从创伤中恢复是极为不利的。“她们都已经从伊斯兰国的迫害中逃了出来,又在难民营的帐篷里挨过了两三年,完全无法工作——她们怎么可能真正从那种境遇中恢复过来?”

一边持续为流离失所的雅兹迪族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联合国难民署和当地合作组织通力协作制定了统一的咨询标准,确保雅兹迪族妇女和女童都能够接受满意的治疗。

为了帮助她们能够真正从遭遇中恢复,Hasan提及为雅兹迪族人提供的国际支持必须得以确保。“在摩苏尔解放之后,对于雅兹迪人的国际支持就在逐渐减少。像联合国难民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这样的机构,还在持续提供援助,但总体而言支持在减少。我为此深感担忧,也许未来有一天所有支持都会消失。”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拼命抵抗过极端组织。但自从你决定为我们治疗的那天开始,你就用最强有力的武器回击了他们。是你把我们的灵魂重新唤醒。”

她呼吁国际社会能够为雅兹迪族幸存者提供更多重新安置地,以便让她们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同时,那些选择留在伊拉克的女性,也需要更多经济上的支持,帮助她们在帐篷外重建生活,获得培训和工作的机会,让她们的经济情况得到更多好转。

对于Hasan自己来说,帮助雅兹迪族幸存者以及其他有着相同遭遇的人,是一份会持续做下去的工作。“这就是现在我想全心全意去完成的工作。我为了照顾和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而成为医生。我仍然是一名医生,但现在我从在医院工作转变成为人道主义者。”

我收到了Nadia Murad的书,她为我书写了一段献词。这给予了我巨大的力量……就像我曾为那些幸存者带去希望一样。© UNHCR/Claire Thomas

在她记录了大量伤痛的记本旁边,还静静地躺着另外一本书,它时刻提醒着Hasan,她所选择的人生背后的意义。她所帮助的第一批幸存者中的一位,Nadia Murad,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也是这本书的作者,在六个月之前把它送给Hasan作为纪念。

书上手写了这样一段寄语:“致我最亲爱的Nagham医生。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拼命抵抗过极端组织。但是从你决定为我们治疗的那天开始,你就用最强有力的武器回击了他们。你把我们的灵魂重新唤醒。”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