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八年艰辛历程,厄立特里亚少年们终于和母亲团聚

Kedija,今年15岁,Yonas,今年12岁,在经历绑架、拘捕和一次失败的跨海航行之后,终于在瑞士和母亲团聚。

联合国难民署的同事们帮助两名厄立特里亚儿童,从米苏拉塔附近的Kararim拘留中心获得释放,并前往瑞士和孩子们的母亲团聚。© UNHCR/Tarik Argaz

在长达八年的离别后,他们为前往瑞士和母亲团圆的努力,如同史诗般的壮举。然而去年三月, Kedija和弟弟Yona还在利比亚城市米苏拉塔备受煎熬,一切努力看上去都注定失败。

在那之前,这对来自厄立特里亚的姐弟俩,分别年仅15岁、12岁,已经单独从埃塞俄比亚的难民营幸存了下来,还被暴徒绑架以勒索赎金,最终登上一条跨越地中海前往欧洲的船只——最终却只得中止行程,被迫返回利比亚。

但是由于他们母亲的执着,政府和人道主义机构的介入,幸运之神的眷顾,今天两个孩子在瑞士重新回到妈妈的怀抱。

“我从未丧失过和孩子们重新团聚的希望。”

“即便和他们分开超过八年,我从未我从未丧失过和孩子们重新团聚的希望。”Semira说道,一边用手把孩子们紧紧抓牢,仿佛担心他们再次消失,释然后幸福的泪水顺着她的笑脸流淌。

对于联合国难民署而言,这一切都是从一通来自International Social Service利比亚办公室的电话开始的。这是一家在瑞士的NGO,致力于为儿童提供保护。Semira正是为寻求帮助联系了他们。

彼时,所有掌握的信息局限在孩子们是被关押在该国的某个未知的地点,还有他们的姓名,以及一张用以识别他们的旧照片。联合国难民署的同事们和利比亚当地的NGO伙伴一起,把能接触到的每一个拘留中心挨个搜索。

然而,在整个国家,约有3800名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被扣押在数个官方拘留中心里。还有一些人落入武装势力和人贩子手中,找到他们的希望微乎其微。

当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保护助理Noor Elshin在米苏拉塔Karareem拘留中心无意中发现两名瘦弱苍白的孩子时,他们全然无法和同事们给出的照片上,那两张健康快乐的两颊相联系。而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正是Kedija和Yonas。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Noor说道。“尽管他们就近在眼前,我仍然不敢相信我们真的找到了他们。”稍后,Semira接到了她日夜祈祷的那个电话——她的孩子们终于被找到了。

一家人那无比艰辛的苦旅起始于2010,彼时Semira在厄立特里亚因遭受迫害,不得不逃离家园。她并没有带着孩子们迈向未知的一步,而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把孩子们留给了他们的祖父祖母照顾,直到她为一家人寻找到安全稳定的庇护之地,

度过了五年相对平稳的日子,2015年Kedija和Yonas也被迫逃离了动荡不安的厄立特里亚,跨越边境来到了埃塞俄比亚。当Semira的哥哥在埃塞俄比亚绝望地寻找侄子和侄女时,Semira已然失去了和两个孩子的联系。

他最终在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交界的难民营找到了独自生活在那儿的两个孩子,并且发誓竭尽所能让他们和已经在瑞士生活的妈妈团聚。

2017年中,孩子们和舅舅一起出发奔向Semira,踏上了危险而又未知的旅程。三个人和严酷的气候做着斗争,在饥渴难耐时,向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过路的卡车、巴士乞求,带上他们一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地中海南岸。

然而,在苏丹和利比亚边境,情况急转直下,三个人被人贩子暴力绑架。人贩子发现孩子们的妈妈住在瑞士,因此绑架他们索取赎金。

当Semira无法满足犯罪分子的要求,Kedija和Yonas被迫和舅舅分开,然后被卖给一个又一个不同的买家,惊恐万状,比从前更加脆弱。

突然有一天,姐弟俩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释放,迷茫地独自在利比亚野外游荡。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被一群同样计划乘船去欧洲的厄立特里亚人发现,并且承诺把他们一起带走。

船只的航行被迫中断,孩子们被遣返回利比亚并且遭遇拘禁。他们获得许可给妈妈打了电话,她担心极了。“我日夜为孩子们祈祷。直到数月之后,我第一次听到我女儿的声音,我身边的人都渐渐失去了希望。”Semira回忆道。

一瞬间,八年来的担心和企望都烟消云散。

联合国难民署发现两名儿童之后,瑞士政府同意授予他们人道主义签证,以便和母亲团聚。联合国难民署和利比亚当局、突尼斯当局通力合作,来准备Kedija和Yonas的官方材料,以便他们获得释放并通过突尼斯前往瑞士。

当联合国难民署的同事踏进拘留中心,带走两名儿童,前往和妈妈团圆的最后一段旅程,他们的故事已被那里的每一个人知晓。他们一路欢歌离开那里,耳中回响着其他厄立特里亚被拘禁者的歌声。

不到24小时以后,他们在突尼斯停留了一晚,那里的瑞士大使馆提供给他们旅行的官方文件。随后Kedija和Yonas终于踏上了瑞士的土地,在这里他们兴奋而又紧张的妈妈Semira正在等候。

在机场到达口,看到这劳累又有些迷茫的孩子们的第一眼,Semira过去八年的担心和企望都烟消云散。她跑向孩子们,给予他们欣喜的拥抱。在故事的最后,安全、快乐、团圆成为了永恒的主题。

*为保护难民,文中所用皆为化名。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