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敦促安理会切实响应创历史新高的流离失所现象

菲利普·格兰迪强调,前所未有的针对难民和移民的污名化是可以被解决的。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菲利普·格兰迪在纽约向联合国安理会通报流离失所危机。© UN Photo/Evan Schneider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菲利普·格兰迪今天在安理会表示,提醒全球领导人他们的重要角色。尤其是当针对难民和移民使用的有毒政治语言呈现上升趋势,他们的角色对于紧急响应全球愈演愈烈的流离失所危机至关重要。

在纽约向安理会通报情况时,格兰迪指出了在全球范围内解决这些危机的未来方向。

“将局势描述成无法解决的全球危机,在我看来是错误的做法。”他说道,“承载着政治意愿,正如此刻诸位所代表的最高水平;拥有更好的应对措施,正如去年12月通过的《关于难民问题的全球契约》所奉行的那样,这一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安理会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全球前所未有的出现6850万人被迫逃离的现状。其中包括2540万名难民,超过半数是未满18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发展中国家收容了其中的绝大多数人。

“中低收入国家收容了世界上85%的难民。这才是危机的症结所在。”

这位联合国难民事务负责人表示向安理会成员国发出三项呼吁。第一,他敦促安理会共同努力来解决危机的根源问题,以及和平、安全的缺位。

“在近7000万流离失所者中,大多数人正在逃离致命的战斗。”他强调,“如果冲突能够被预防亦或被缓解,大多数难民潮将会消失。然而,目前我们观察到建设和平的方法是支离破碎的。这是一种效率低下的方法。”

他列举了利比亚的例子,在那里平民暴露在高风险之中,他着重表达了在战争地区处被拘禁的难民和移民的关切。

之后,格兰迪通报今天联合国难民署成功将位于的黎波里南部Ain Zara拘留营的逾150名平民,重新安置到附近安全地带的联合国难民署集散设施。

委内瑞拉难民、移民通过艰辛的徒步旅程,跨越边境前往哥伦比亚的库库塔。© UNHCR/Vincent Tremeau

格兰迪还呼吁成员国支持东道社区。 “中低收入国家收容了世界上85%的难民。这才是危机的症结所在。必须加强对这些国家的支持。”他说道,“他们的慷慨不能够被视为理所应当。”

这位联合国难民事务负责人特别强调了,当面对超过340万委内瑞拉人涌向该地区包括哥伦比亚、秘鲁、厄瓜多尔和巴西在内的15个国家时,拉丁美洲国家所表现出的卓著的团结精神。

“我们对于该地区人道主义危机的呼吁是全球范围内资金缺口最大的。”他说道,“无法给予这些国家支持,使得这些政府曝露在危机之下。”

他还表示,去年12月通过的《关于难民问题的全球契约》是一项安理会通过的全新国际框架,将确保各国共担责任,支持那些被迫因冲突和迫害而逃离的人,以及那些收容他们的东道社区。

格兰迪还敦促各成员国协同合作,消除阻挡人们在安全、有尊严的条件下主动返回原籍国的障碍。

在缺乏安全和基本支持的情况下,难民既有返回的权利,也有不返回的权利。”

“在和平尚未完全建立起来的情况下,我们目前遭遇了越来越强烈的挑战。”他声明,“但是这通常被转换成针对难民的压力,让他们在不够理想的条件下返回。”

“我们把返回视为一种权利。”格兰迪说道,“但是难民既有返回的权利,也有不返回的权利。”

他转述了近600万名叙利亚难民渴望回家的心愿,但是也指出很多人无法回家,其中的担忧包括住房、就业机会、安全以及关于财产保护和法律文件的问题。

格兰迪还表示:“我们需要让联合国难民署和联合国同事有途径接触到人们主动返回的地区,帮助他们建立亟需的信心。是信心促使他们做出了返回的艰难决定。”

格兰迪还指出在缅甸,除非在安全并且有尊严的条件下进行,否则人们无法返回。这种现象在北部的若开邦地区持续不断的威胁形势下尤为严峻。

响应格兰迪的评论,安理会成员国对于创历史新高的全球流离失所现象,表达了严重关切,并且重申他们承诺支持受影响的人群。他们认识到冲突和流离失所现在之间的关联性,以及协同合作对于解决冲突根源问题的紧迫性。

一些成员国表达了希望,接纳《关于难民问题的全球契约》将会促进更多国家合作解决流离失所问题,并从发展和私营部门吸纳新的力量。还有许多成员国回应了格兰迪坚持在自愿、充分知情和有尊严的条件下返回的权利。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