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道事务负责人表示:世界不能对罗兴亚难民危机置之不理

三名联合国人道事务负责人在雨季到来前夕对孟加拉国进行访问,呼吁对难民以及东道社区继续给予支持。

图: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格兰迪与孩子们在一起。© UNHCR/Will Swanson

考克斯巴扎营地,孟加拉——世界不能置之不理。

这既是来自联合国人道事务负责人的呼吁也是严肃的警示。今天他们访问了Kutupalong难民营,这是全球最大的难民营。

这里收容着超过63万名罗兴亚难民。2017年他们因缅甸的暴乱而被迫逃离。大约19万人居住在周边地区,这里还居住着东道社区的33万人。雨季即将到来。

三位联合国领导强调持续和难民,以及东道社区团结一致。

“我的确向各捐赠方阐明这里的诉求,这基于人们在这里经受的苦难,还源于热带气旋和雨季可能带来的风险,”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菲利普·格兰迪说道。“我们需要那些资源——不是三个月之后,不是四个月之后,而是现在。”

他和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副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协调员马克·洛科克,以及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维托里诺一起前往孟加拉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

第一天,在达卡他们会见了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就该国政府在过去数十年间,尤其是自2017年危机爆发以来给予罗兴亚人的庞大而慷慨的支持,向她致以感谢。

共同访问难民营时,三位联合国人道机构负责人强调,联合国始终团结一致,以统一协调的形式应对罗兴亚危机。他们希望强调和难民团结一致的重要性,并持续与当地东道社区共同努力。联合国难民署、国际移民组织和合作伙伴正想孟加拉国政府提供支持,共同管理考克斯巴扎地区的大大小小34个难民营地。

难民们面对的问题依然是巨大的。三位负责人强调指出,目前,54万12岁以下的罗兴亚难民儿童中,有近半数没有获得任何教育,其余儿童所获得的学校教育也非常有限,只有少数青少年能够得到一些教育或培训。

三位负责人还与社区中的模范代表,以及女性志愿者会面。他们都关注如何提升认识,并预防基于性和性别的暴力。他们告诉三位负责人,缺少工作、学习以及接受技能培训的机会,难民中出现的无所事事现象让人泄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深重地侵蚀心灵。

“我们中有这么多人都没有受过教育。” Mohammed Faisal说道,他现年23岁。提及许多他认识的难民,他说道,“他们都说,我们是没用的人。”对一些人而言,这种挫败感使得他们感到非常痛苦。

随后马克·洛科克表示,“联合国机构和其他组织能够做到的是,当这么多人被困在难民营地中时,确保我们能够以关怀和理解去关照妇女和女童所面临的脆弱情况。”

即将到来的雨季和资金的缺口带来了巨大的担忧,但是难民的到来对于环境的影响也在讨论之列。建设难民营地带来了大规模的采伐森林。一项主要的采伐项目刚刚开始。

三位负责人指出,2019年共同响应计划拨出了很大一部分自愿来帮助当地社区推动环境和农业发展。他们还呼吁为考克斯巴扎地区受到影响的社区提供发展支持。

他们看到在联合国难民署与孟加拉国政府合作的生物信息登记处,数百名罗兴亚人排队等待。超过20万难民以及登记,拥有自己身份的文件。大多数人把这视为打开最终返回缅甸大门的希望。

“这些文件让我感到,凭借它们,未来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Nisa Alin说道。2017年8月她带着四个女儿逃离恐惧。“我希望这将帮助我们回家,但是前提是我们的权利能够得到恢复。”

在和难民们交流登记流程后,格兰迪表示,“获得身份认证是最基本的人权。”

“贯穿他们的整个一生,很多人没有得到合理的身份认证,因此获得身份文件是一个巨大的跨越,通向更有尊严、更加安全的生活。”

图:在孟加拉Kutapalong难民营的登记点,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维托里诺(左),联合国难民事务高专格兰迪(中),以及联合国负责人道事务的副秘书长洛科克(右)和联合国难民署当地办公室的同事会面。© UNHCR/Will Swanson

这些文件让我感到,凭借它们,未来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罗兴亚难民全然知悉,他们返回缅甸的前提是,返回要和他们的基本权利得到认可紧密相连。” 安东尼奥·维托里诺说道。“必须寻求解决方案,保证难民的权益,让他们重返缅甸,并且重建生活。”

但是寻求解决方案将会十分具有挑战性,这十分需要耐心。格兰迪之后向媒体表示,将缅甸政府纳入合作的努力进展缓慢。尽管少数快速干预的项目已经开始,允许联合国难民署探访1千个罗兴亚人村落的协议,目前仅仅完成了100个。

格兰迪说他期待五月再次访问缅甸,以了解若开邦的局势,那里是罗兴亚人逃离的地方。他强调重要的行动和进展必须由缅甸做出。

“缅甸方面需要保证罗兴亚人的权利。”他说道,“这包含了自由迁移,获得工作和服务的途径,以及获得公民身份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