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道社区的“经济账”

联合国难民署非洲局新任局长拉乌夫·马祖表示,在社会经济层面接纳难民对联合国难民署的保护和救助工作至关重要。

2019联合国难民署公益电影展开幕影片《欢迎来到卡库马》剧照。该片关注难民群体在卡库马难民营中提升自适力的故事。©️ 联合国难民署/Harrison Thane

拉乌夫·马祖最近刚结束在肯尼亚担任联合国难民署代表的五年任期。在与来自世界银行的同事们访问卡库马难民营时,他们为马祖带来了全新的视角。

“我们在营地里散步,像往常一样,我关注的是难民的脆弱。”马祖回忆说,“但当我们走到一处手机店前时,我的同事停下脚步并说:‘这家店很有意思。这是否意味着人们在这里购买手机?那个卖手机的人呢?他的资本是什么?他能得到什么帮助?’”

此次联合访问,他们还见到了从事互联网接入、电力和摩托车出租业务的企业家。马祖对自己工作的看法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她从主要关注帮助弱势群体,转向如何投资于难民生产能力上。

马祖说:“他们以不同的视角看到了难民营的潜力,这种潜力是我们以纯粹的人道主义眼光不一定能看到的。”

“我们倾向于去一个地方关注那些受害最深的人、那些需要我们干预的人。但我们往往不太关注那些有天赋、有潜力和已经在行动的人。”

当马祖在肯尼亚担任联合国难民署代表期间,联合国难民署与世界银行以全新的叙述视角合作编写了两份关于肯尼亚境内和境外难民情况的报告。2016年的报告《就在我的后院动工吧》(Yes, in my backyard)发现图尔卡纳地区难民的存在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增长,而2018年的报告《卡库马市场》(Kakuma as a market place)则披露,聚居在难民营里和周边的18万难民每年为当地经济贡献了5600万美元、并激发了一项鼓励更多私营部门投资的计划。

目前,联合国难民署寻求在全球范围内提升难民自力更生能力、以及实现《全球难民契约》的其他关键目标。联合国难民署非洲局局长马祖就她最近在肯尼亚运用《全球难民契约》中的综合性解决方案的经验,与联合国难民署高级新闻官Ariane Rummery进行了会谈。

Q: 能否向我介绍一个如果你最近遇到的在这种新的综合方法支持下生活真正起色的难民案例?

A: 最近我在卡库马遇到了一位女士。她是裁缝店的女裁缝,干得相当不错,有六七个雇员。当我问她还需要些什么时,她说可供她使用的材料种类有限。 “我知道科特迪瓦卖的材料非常好,但是我需要一份文件才能去那里”,她说。事实上,她需要一份有效的旅行公文。

这类小企业主可能还需要接受培训,以提高簿记技能,需要一笔小额贷款或一份保险,以防生病或是2天、3天或5天的停工而带来的损失。

这一局势的现状意味着人们可能会在难民营里生活长达20年。所以我们的应对措施不能只是每个月分发食物,还必须包括满足他们融入当地社会的希望、期待和愿望。

我们与世界银行的合作帮助我们和政府共同商讨这些问题,政府现在一致认为,无论是对难民还是对东道国而言,将难民纳入本国社会经济生活的做法更可取。

Hota Biclere经营着一家裁缝铺。©️ 联合国难民署/Rose Ogola

Q: 私营部门如何发挥作用?

A: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当地的私营部门,就像我刚才提到的那位女裁缝。他们一直在那里发挥作用,却从未引起我们注意,是这些人创造了就业机会,提供难民需要的服务。

这一至关重要的私营部门必须正规化并得到发展。正规化的意思是政府必须认可它们的存在,他们要纳税、要注册,并履行所有的要求使得企业正常运营。他们也需要得到一些支持,比如小额贷款,这将反过来帮助其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

正是通过支持这些私营部门的举措,以及帮助难民树立自力更生、创造价值和财富的能力,我们将可帮助他们在经济上得到接纳。

能够发展小型企业的难民实际上为接纳整个难民群体打开了一扇关键的大门。一旦个体已经融入了经济的一部分,那么与政府谈经济上的接纳就会容易得多。至少这是我们在肯尼亚的策略和方法。

Q: 图尔卡纳的郡守是这种新方法的最大拥护者之一。为什么地方政府的支持如此重要?

A: 这很重要,因为归根结底,这与政府息息相关。这是关于他们接收大量外国人口的问题。图尔卡纳郡除了要吸纳18万难民之外,本身已有120万居民。所以这是关于欢迎难民、接纳难民,从而保护难民的问题。我们希望通过对难民的接纳来保护他们,并帮助他们融入东道国的社会经济结构。

Q: 难民署如何改变了自己的行动方案,以帮助当地接纳难民?

A: 方法有很多,但一个关键的方法涉及到基于现金流的住房干预。在许多情况下,我们通过合作伙伴为难民建造住房,然后把住房送给难民。在图尔卡纳和卡罗贝耶难民安置点,我们通过借记卡向难民提供现金,他们直接雇佣承包商来建造房屋。难民们完全参与其中。我看到一个难民把装满沙子的卡车送回来的例子,他说沙子质量不好,所以他们不想要。其结果是质量更好、建设更快。

而且大部分资金都注入了当地经济——通过购买沙子、石头和支付劳动力,以及采购其他建材。这些买卖通常都在当地社区内完成,而且你可以看到它带来的改变具体化为了消费的升级,人们穿得更好了、口袋里有更多的资源。

一所住房的费用是1,300美元,去年我们向该方案注入了大约150万美元。今年将达到250万美元。

在卡库马难民营里开“自行车出租”的男孩。©️ 联合国难民署

Q: 有些批评人士担心这种新方法会导致弱势群体被忽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A: 我认为非常关注这些批评的声音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联合国难民署有一个专门针对最弱势群体的工作系统。我们现在想说的是,我们将继续关注弱势群体,除此之外,我们还将向那些不一定是弱势群体的人提供帮助——如果我们帮助他们,他们可以做得更好。说到底,我认为我们都应该努力让难民过上正常的生活。甚至那些对新办法持批评态度的人在确保难民享有所有权利、过上正常的生活的问题上也是持关心态度的。

Q: 从难民署非洲局局长的新职位出发,在您看来,由于这种新方法的应用,5到10年后难民情况将会有什么不同?

A: 我希望难民能够对欢迎他们的地方的经济发展作出贡献。我希望接受难民的地区能够为经济和基础设施发展找到额外的资源,例如世界银行向接受难民的国家提供包括国际开发协会第18次补给(IDA-18)在内的新型资金或优惠贷款、赠款,或扩展私营部门的投资。

我希望将有更多的难民能够自力更生,而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难民将会减少。我们将有更好地利用有限的救助资源。

对于那些在流亡期间能够继续有所长进的人,我们可以支持他们的希望、抱负和梦想,然后在他们能够重返家园时担纲更重要的位置、成为重建工作的一份重要力量。

Q: 2019年“非洲周年纪念日”是什么?为什么这个日子很重要?

A: 今年是《非洲统一组织难民公约》签署50周年,这是一部具有进步意义、非常积极的国际法,借此周年契机,我们也可以反思和讨论该公约的贯彻历程以及我们如何做得更好。

该公约是在20世纪60年代末发展起来的,当时的难民情况与我们今天的情况非常不同。我认为当时的预期是冲突不会持续,难民会很快回家。不幸的是,如今事实并非如此。一旦你在一个国家呆了5年、10年或20年,你就需要用不同的眼光看待问题。因此,我们必须比过去更多地关注经济发展问题和社会经济的包容性。

非洲仍然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大陆。它有最多的难民人口,所以我们可以而且必须在这里反思如何才能做得更好。我们必须看到根本原因,而不仅仅是后果。

对于那些诸如对当地高失业率或安全之类的担忧,我们需要向大众展示,难民也有可能创造就业机会,今天的技术可以确保通过得当的注册,难民和东道社区居民都能得到保护。

23岁的Fauzia在卡库马难民营里经营一家食品店。©️ 联合国难民署/Anthony Karum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