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知若渴优等生,坎坷难民求学路

在南苏丹内战中,一个名叫Gift的男孩决心打破重重阻力继续接受教育。但他的聪明才智,才华和决心可能还不足以使他留在学校。

Gift今年14岁,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定居点里,用一盏他自制的节能灯看书。© UNHCR/John Wessels

如今10岁的Gift,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直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但这可能不足以让他留在学校。

“当我长大后,我想成为一名教师。我想要做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喜欢帮助那些需要知识的人”,当谈论到是什么让他有不断向前的壮志时,他如是回复。

可惜这条求学路上的阻力依然重重。Gift逃离了战争肆虐的祖国,南苏丹,这场冲突夺走了他父亲的生命。他下定决心要成功,于是从零开始学习法语,甚至用破碎的太阳能灯的配件设计出一盏自己的灯,这样他就可以在晚上学习。

尽管他付出了辛勤的努力,一个庞大的乌云仍笼罩着Gift的未来。这位才华横溢的少年正就读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一所小学的最后一年,那里的中学却很少。

联合国难民署,专注于服务难民联合国机构,一直在通过各种形式资助难民儿童上学,形式包括:提供现金补助以帮助家庭支付费用,提供教科书、文具和校服等。但是这些资金和机会都十分有限,特别是在中学阶段,这意味着Gift和数千名其他南苏丹儿童难民可能不得不提前停止他们的学业。

Gift和他的叔叔于2016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Biringi定居点寻求庇护。叔叔在Gift父亲去世并且与母亲失联之后,成为他的法定监护。

“战争迫使我离开校园。当我得知我要回学校时,我超开心的!”

这个男孩仍然记得他在Uboko小学的第一天,在联合国难民署修复学校后,800名儿童一起学习,包括刚果当地的孩子以及难民儿童。对于再次学习的机会,他感到万分激动和感恩。

“战争使很多人受苦。因为战争,我不得不退学。当我得知我能回到校园时,它让我很高兴,”他笑着回忆道。

Gift通过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语言课程,掌握了法语,这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主要教学语言。 他甚至赢得了全省法语拼写比赛。

可随后,他却遇到了一个实际问题:没有电,这意味着他晚上不能在家里学习了。他怎么解决?他设计出了自己的太阳能灯。 “我必须造出这个!”他说着,并拿出一盏光芒微弱的灯,它由三个灯泡和一个用胶带固定在一起的太阳能电池组成。

随着南苏丹儿童持续在刚果境内寻求庇护,教育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12500名南苏丹儿童中只有4400名儿童甚至可以接受小学教育。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没有获得中等教育的途径。

2019年,难民专员办事处启动了一项小规模招收难民入读中学的项目并帮助建造和翻新校舍。

即便如此,让人意外的是,在6,000多名南苏丹中学难民中,仍有92%的人无学可上。

Gift知道种种于他不利的可能性。他担心如果不能继续学习,他将被东道国和其他难民都视为毫无价值。他说:能否继续接受学业,对未来他是否能成为一名教师,并从他的角度为其他人发声来说,至关重要。

但他根本无法想象没有教育的生活。 他说:“如果我不能上中学,那将是可怕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

如果失学的话,等待我们的就是毫无明晰方向一片混沌的未来。”

难民署刚果民主共和国地区代表Ann Encontre表示:在她遇到过的年轻难民中,有些人有着“非凡才能”,“当你和他们交谈时,你会发现他们是多么渴望学习”。

她补充说,中学为难民青少年提供了一种目标感,让他们看到未来自己可以成为怎么样的人,以及提供了有朝一日能帮助他们重建家园的知识。

“如果没有学上,孩子们就会一直苦苦等待,未来毫无方向。这就是我们为何尽可能让他们留在学校的原因。“

这个故事发布于难民署的2019年教育报告向前迈进:危机中的难民教育。报告显示,随着难民儿童年龄的增长,阻碍他们接受教育的障碍变得更难以逾越:只有63%的难民儿童上小学,而全球这一比例为91%。在世界各地,84%的青少年接受过中等教育,而只有24%的难民获得了这一机会。在710万学龄难民儿童中,有超过一半(370万)儿童失学。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