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骑行,支持难民

在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旅途中,骑行者Theo Foster在中亚穿越炎热的沙漠,在印度最大城市的车流中勇敢骑行,在澳大利亚穿行时避开森林大火,他用特殊的方式提醒人们对难民的关注。

英国骑行者Theo Foster他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外开启了他的旅程。© UNHCR/Susan Hopper

在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旅途中,骑行者Theo Foster在中亚穿越炎热的沙漠,在印度最大城市的车流中勇敢骑行,在澳大利亚穿行时避开森林大火,他用特殊的方式提醒人们对难民的关注。

在骑行1.45万英里穿越20个国家之后,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封城,Theo在3月份到达美国亚利桑那州后不得不暂停骑行,但他仍然没有气馁。

这位22岁的冒险家说:“只要能重新上路,我绝对会百分之百完成这次骑行。”

去年4月8日,他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外开启了他的旅程,当时他承诺通过骑行环游世界来参与联合国难民署及其“10亿英里安全之路”全球行动。

该行动要求步行者、慢跑者和骑行者记录自己的里程,为实现10亿英里的总目标做出贡献,其目的是突出那些逃离暴力和迫害的家庭每年所走的里程。

Theo骑着一辆贴满联合国难民署贴纸的旅行车,穿过德国、波兰、乌克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然后穿过土耳其进入亚洲,晚上露宿睡帐篷,一路上依靠陌生人的友善帮助。

尽管遇到了挫折和挑战,他还是穿过了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库尔德斯坦、印度、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进入美国。

在乌克兰,他曾因食物中毒而卧病在床;在乌兹别克斯坦,他为了躲避沙漠的酷热而藏在地下隧道。他曾骑行穿梭于新德里的车流中,也曾在森林大火最严重的时候穿越澳大利亚。

“人们向我敞开了怀抱,这是无价的。”

他在土耳其遇到了一些难民,一些叙利亚的年轻人认出了他自行车上联合国难民署的贴纸。

“正值开斋节。他们邀请我共享丰盛的晚餐,并给我提供了一个露营的地方……人们向我敞开了怀抱,这是无价的。”Theo说。而在此之前,他在英国剑桥的一家古董拍卖行工作,为这次旅行攒钱。在泰国,他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和支援人员那里登记。在穿越悉尼时,他遇到了青年代表Arash Bordbar,Arash是一名来自伊朗的难民,目前在澳大利亚学习。

“我们午餐吃了咖喱,还在歌剧院附近散步……Arash真的很有动力,很有激情,我们相处得很好。”他回忆道。

但在3月中旬,在骑行穿越新西兰和美国部分地区后,由于全球进入封城状态,他不得不在亚利桑那州暂停骑行。骑行11个月之后,他只剩下3500英里了。

“我计划骑完全程。”

回到家里和家人在一起时,他说这次旅行让他看到“世界是多么的紧密相连。”

他说,“这让我意识到,我们不需要太多东西,但确实需要一些必需品,比如食物、水、住所和卫生设施……这让我明白,支持那些失去基本生活条件的人是多么重要。”

一旦封城解除,他打算返回凤凰城,穿越美国、葡萄牙、法国,再回到日内瓦——他总是牵挂着难民。

他说,“我会尽快重新上路……我说过,为了全球行动,为了难民,我会继续骑行,我计划完成这个旅行。”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