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摄影师遇上南苏丹的小女孩后改变了他的人生观

英国摄影师塞巴斯蒂安维治一直在非州和美国的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他所遇到的难民更曾给他食物,改变了他的想法。

7歲的小難民馬斯杜娜哈桑從蘇丹而來,剛在美國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住下來,向鏡頭展示她在參加文化啟蒙堂時繪畫的一支聯合國旗幟。馬斯杜娜與她的父母及三位兄弟逃離蘇丹的武裝衝突。他們在去年12月抵達美國。© UNHCR/S.Rich

7岁的小难民马斯杜娜哈桑从苏丹而来,刚在美国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住下来,向镜头展示她在参加文化启蒙堂时绘画的一支联合国旗帜。马斯杜娜与她的父母及三位兄弟逃离苏丹的武装冲突。他们在去年12月抵达美国。© UNHCR/S.Rich

7岁的小难民马斯杜娜哈桑从苏丹而来,刚在美国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住下来,向镜头展示她在参加文化启蒙堂时绘画的一支联合国旗帜。马斯杜娜与她的父母及三位兄弟逃离苏丹的武装冲突。他们在去年12月抵达美国。© UNHCR/S.Rich

联合国难民署于7月22日在美国华盛顿州报导 – 获奖英国摄影师塞巴斯蒂安维治报导时事已有超过30年经验。自从1980年加入独立电视新闻公司以来,塞巴斯蒂安不断为世界各地报导影响深远的故事。其后塞巴斯蒂安成为自由工作者。这些年来他一直关注人道议题,而今年塞巴斯蒂安就与联合国难民署合作,在美国和非州工作。塞巴斯蒂安在此展示他在当地考察的工作成果。

「我有很多很多的纹身,但我从未后悔纹上这些纹身。很多儿童难民并未见过这么多色彩斑烂的纹身。我卷起衣袖,露出蝴蝶、花卉和海豚,令不少儿童都因此笑逐颜开而忘记我的摄影师身份。」

有时他们会因为与我的纹身玩耍而暂时忘却驱使他们逃离至此的恐怖经历。稍为勇敢的儿童会触碰我的手臂纹身后拔足而逃,然后又偷偷回到我的手边大笑。然后随着更多儿童叫嚷,他们会放声大笑,七嘴八舌地问我的翻译有关我的纹身的问题。

「最近在位于南苏丹马班县的联合国难民署营地中,一名只有七岁的小女孩跟着我一同在营地内拍摄。自此就不断用她的小手挽着我的臂膀。我每次低头看她时她都是把玩着我手臂上的蝴蝶纹身。我问我的翻绎穆罕默德小女孩在说什么,穆罕默德说没有意义,只是孩语而矣。」

我坚持要知道究竟小女孩说什么穆罕默德才告诉我小女孩说营地里太肮脏了,会把蝴蝶弄得满身尘污,她希望将我手上的蝴蝶纹身放到她的口袋中保持清洁。

我顿了一顿。回想我的摄影生涯中见过不少惊栗场面,但我不少已因为我的脑中的保护自我机制而遗忘,但这个小女孩的一番话却令我不能忘怀。

当天黄昏,我随即在营地修改我的照片,令我震惊的是我从来没有报导过难民的故事。新媒体都不愿意报导成功的故事,因为它们不如死亡、饥饿和恐惧般震憾人心。

由伊拉克以来的阿拿巴家庭和他的三名女儿在美国肯塔基州的林肯总统像留影。© UNHCR/S.Rich

由伊拉克以来的阿拿巴家庭和他的三名女儿在美国肯塔基州的林肯总统像留影。 © UNHCR/S.Rich

「但这样是否我们希望见到的呢?为什么正面的新闻总是缺乏篇幅报导?很遗憾地我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元凶之一。这些年来我一直拍摄灾难照片,因为我知道这些照片的市场价值所在。实在令人遗憾!」

「最近联合国难民署给我这个机会,采访在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安定下来的难民。这些都赋予了我人生的喜悦,令我可以捕捉到新生活的景象。缅甸人、不丹人、越南人、阿富汗人、索马里人、刚果人、伊拉克人和巴基斯坦人……不同国借的难民都可以在美国安民乐业。美国收容了全球超过半数获重新安置的难民。 」

「自从南越飞机师帮助其他难民后,肯塔基州已经协助各地难民有超过30年历史,直至最近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仍有接收刚果共和国的难民。事实上,这些难民的新生活其实很平凡。发掘照片背后的故事才会体会到这些平凡故事的快乐和意味着的自由。」

这个星期的旅程令我的事业更加完满。采访人生美好的一面令我的生活再无畏惧。这些想法是在难民营中难以体会得到的。

这些故事调和了我对人和战争一些极端的想法。他们令我知道这个世上总会有些人希望给其他人带来快乐和安全。为此,我衷心感谢联合国难民署及其合作伙伴给我这个机会。

我现在感到我能够解决媒体流于悲观报导的情况,尽管我臂上的纹身在这里不再如昔日般受到注视。
 
义务翻译: Mark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