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人冒著生命危險到哥倫比亞尋求協助

難民和移民冒著洪水、匪徒和濕滑道路的危險,不顧一切前往庫庫塔市,只是為了找尋食物、醫療和安全。

哥倫比亞庫庫塔市 – 委內瑞拉人Jose Luis Jimenez已經冒著遇上匪徒和武裝組織的風險穿越邊界前往哥倫比亞,為家人尋找食物  – 但本週這次越境變得更加危險。

隨著邊境橋的關閉,他加入了數以千計的委內瑞拉人涉水通過接壤的河流,到這邊境城市尋求緊急援助。

在由聯合國難民署支援並由當地天主教教區管理的公眾共用廚房裡,他是數千名飢腸轆轆的委內瑞拉人之一,排隊輪候一頓熱餐。

「我非常感謝難民署和教區,」這位臉上露出飽經風霜但身材魁梧的48歲男子說。「我依靠這項服務養活自己和我的孩子,我真不知道如果沒有這項服務怎麼辦。」

 

「我依靠這項服務養活自己和我的孩子,我真不知道如果沒有這項服務怎麼辦。」

 

在惡性通貨膨脹、短缺、政治動盪,暴力和迫害不斷惡化的情況下,自2015年以來已有270多萬名委內瑞拉人作為難民或移民離開該國,以尋求國外更安全或更好的生活。

 

 

這所廚房,名為La Divina Providencia,或神聖普羅維登斯,每天提供多達8,000頓飯,拯救了通過庫庫塔過境的委內瑞拉難民和移民,也協助了像Jose Luis繼續居住在委內瑞拉但每天越過邊境求援的人。這裡也提供了淋浴、醫療諮詢和法律援助。

為了賺取一些哥倫比亞比索,他為其他前往庫庫塔的委內瑞拉人搬運沉重擔子,他們也是到該國購買食物、藥品或其他在他們國家缺乏或無法找到的物品。

[PHOTO] -委內瑞拉人為了到哥倫比亞庫庫塔市尋找食品和其他援助,越過塔奇拉河。

像他數以千計的的同胞一樣,他沿著濕滑的trochas 步道行走  –  一條沿著塔奇拉河岸灌木叢的泥濘小徑,這條河岸形成了委內瑞拉和哥倫比亞之間的邊界。 他帶著沉重的箱子、手提行理箱或汽車輪胎,越過渾濁、水深及腰的河流到達彼岸。

在情況最好的時候,這是一項艱鉅而危險的工作:這條河很容易發生泛濫 ,而洪水更會沖來木頭和動物屍體。 更糟糕的是,匪徒和武裝組織經常掠奪通過這trochas離開委內瑞拉的難民和移民。

上週二(3月26日)的大雨肆虐,令越河過境變得太危險,即使對像Jose Luis這樣的常客來說也是如此。 他是緊急需要援助的46,000名委內瑞拉人之一,他們被迫橫過在委內瑞拉聖安東尼奧德塔奇拉鎮和哥倫比亞庫庫塔之間的西蒙玻利瓦爾國際大橋。

除了個別基於人道立場的例外情況,這座橋自2月23日以來已經向行人關閉。

邊境兩邊的安全部隊都在為控制局勢努力,但因大眾迫切希望獲得食物或藥品,而推倒了人群控制障礙。 在混亂中,哭鬧的嬰兒、難過的小孩、精疲力竭的孕婦、老年人和傷殘人士,都正面對被人群壓垮、窒息或踐踏的危險。 幸運的是,沒有人傷亡的報告。

翌日,難民署的一個小隊觀察到數百名委內瑞拉人以臨時搭成的筏子或抓住繩索過河。

「雨季的來臨,意味著跨境的活動將繼續是非常危險的。」

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Andrej Mahecic週五(4月5日)在日內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種情況,正正說明這些冒險、非正常地跨境的人的絕望。」

「儘管週三(4月3日)的塔奇拉河的流量暫時消退,但雨季的來臨意味著跨境將繼續是非常危險的。」

雖然估計每天45,000名進入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人中,大部分人都返回他們的國家,但當中有多達5,000人會留在哥倫比亞或繼續他們的旅程,到厄瓜多爾、秘魯和智利等其他拉美國家尋求安全和新生活。

去年,超過25萬委內瑞拉人主要在拉丁美洲提出政治庇護申請。此外,估計有130萬委內瑞拉難民和移民正受惠於拉丁美洲的其他合法居留模式。 但是,更多委內瑞拉人仍處於非正常狀態,難以保證他們獲得基本權利,並使他們面臨被剝削和虐待的風險。

 

【關於聯合國難民署】

聯合國難民署於1950年12月14日由聯合國大會創立。聯合國難民署負責指導和協調全球行動、保護難民並尋求難民問題解決方案。聯合國難民署致力於確保每一個人享有尋求庇護的權利,並可以在其他國家得到安全庇護,或者在情況許何時自願返回原籍地、就地融入或安置到第三國家。聯合國難民署因其幫助歐洲難民的開創性工作及對全球難民的援助,先後於1954年和1981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