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名難民將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會比賽

首支「難民奧運隊」以奧林匹克會旗為代表旗幟參加奧運會。

Ten refugees have been selected to form the first-ever Refugee Olympic Athletes team. ;

自1896年的現代奧運會,超過200支國家隊伍於夏季及冬季奧運會角逐獎牌。現在,首支「難民奧運隊」(Refugee Olympic Athletes team)將於奧運會裡一同比賽。

今天,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正式宣佈於8月份在里約熱內盧,將有10名難民競選奧運,並成立歷史上首支的「難民奧運隊」。當中成員包括兩名敍利亞的游泳選手、兩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柔道選手、一名埃塞俄比亞的馬拉松選手以及五名南蘇丹的中長跑選手。

「他們於奧運會的參與是為了向所有堅毅不屈、勇敢克服困境,及為家人及個人建立美好將來的難民致敬。聯合國難民署會全力支持他們和全球難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普 格蘭迪說。

這項倡議,是當超過5900萬名難民因衝突和迫害逃離家園,難民人口創下新高的時侯發起的。這支「難民奧運隊」將是難民希望的象徵,於參選里約奧運時向全球市民展視他們無比的潛能及毅力。

認識難民選手隊︰

TeamRefugees: Rami Anis

Rami Anis,25歲,敍利亞,100米蝶泳

Rami Anis於14歲時,在敍利亞的北部城市阿勒坡正式開始了他的游泳訓練。他的叔父Majad是一名出色的敍利亞游泳選手,自小向Rami灌輸對游泳比賽的熱誠。「游泳是我的生命,游泳池是我的家。」Rami說。

因阿勒坡裡頻繁的轟炸和綁架,Rami的家人為他準備了往伊斯坦堡的機票,前往與正在學習土耳其文的哥哥居住。「我的背包裡只有兩件外衣、兩件T恤和兩條褲子,是一個很小的背包。」Rami回想說道。「我以為我在土耳其逗留數個月便會回到我的家鄉。」

「游泳池是我的家。」

逗留數月卻變了數年,於是Rami在此期間於著名的加拉塔沙雷體育會(Galatasaray Sports Club)操練他的游泳技巧。但是,因沒有土耳其國籍,他無法參選任何的游泳比賽。「這就像一個不繼地讀書,溫習,卻不能參與考試的人。」

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Rami乘坐充氣橡皮艇前往希臘的薩摩斯島(Samos)。最終,他抵達了一個比利時的城市根特(Ghent)。在這裡,他跟隨前奧運游泳選手Carine Verbauwen操練游泳,一星期操練9次。

「我深信透過我所擁有的力量,我能達成最好的成績。」他說。「成為奧運選手一份子的感覺將會很好。」

TeamRefugees: Yolande Mabika

Yolande Mabika,28歲,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量級柔道

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戰爭使Yolande於小時候就被迫與父母分離。她只記得一個人獨自在跑,然後直昇機把她救起並送到首都金夏沙 (Kinshasa)。在那裡,她住在一個流離失所兒童中心,並發現了柔道。

Yolande接著參加了不同的大型賽事。「柔道不會為我帶來金錢,但卻堅定了我的心。」她說。「在與父母分離時,我經常在哭。直至我開始了柔道,我便有了更好的生活。」

「柔道不會為我帶來金錢,但卻堅定了我的心。」

於2013年,當她前往里約競逐世界柔道錦標賽,她的教練沒收了她的護照,又限制她的進食─他在每年的海外賽事都會這樣做。Yolande飽受著每一年的虐待,包括每次輸掉比賽後被關進籠裡,她最後決定從酒店裡逃到街上尋找協助。

現在,身為巴西難民,她贏得躋身難民選手隊的機會,並能夠在巴西奧運銀牌選手Flavio Canto所設立的柔道學校裡接受訓練。「我將會是這一隊的一份子,我會贏得一枚獎牌。我是一名很有競爭力的運動員,這是一個能改變我一生的機會。」她說。「我希望我的故事能給人們作一個好例子,或許我的家人會看到我,而我們因此重聚。」

TeamRefugees: Paulo Amotun Lokoro

Paulo Amotun Lokoro, 24歲, 南蘇丹, 1,500 米中長跑

於數年前,Paulo是一名於南蘇丹平原看顧家中畜牧的年輕牧人。他說他對世界上任何事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家鄉終日處於戰亂當中。衝突最終迫使他逃離到隔壁的肯亞,並於這裡建立了新生活及宏大的抱負。他說道:「我要成為世界冠軍。」

Paulo於難民營的學校裡,體育有優秀的表現,最後於難民選手隊獲得一席位。現在,他在肯亞首都奈洛比附近跟隨一名很有名,亦是世界紀錄保持者的肯亞跑步選Tegla Loroupe受訓。「我在來到這裡之前,連一雙運動鞋也沒有。」他說:「現在,我們不繼地練習,直到我們看見自己有成果。我們已經完全領略到怎樣成為運動員了。」

「我在來到這裡之前,連一雙運動鞋也沒有。」

努力的付出是有成果的:Paulo正在前往里約的路上。「我十分高興。」他說。「我知道我正代表著難民去比賽。我原本也是難民營裡他們的一份子,現在我卻能處身一個特別的地方。我將會遇到很多人。我的人民能在電視、Facebook上看見我。」他的目標依然很簡單,始終如一:「如果我能表現優秀,我會藉此去幫助我的家人、我的人民。」

TeamRefugees: Yusra Mardini

Yusra Mardini, 18歲,敍利亞,200米自由泳

當船隻快要沉沒時,Yusra已經知道要怎樣做。眼看快要與其他20名乘客擱淺在土耳其的海岸時,敍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一名青年跳進水裡,與她的妹妹Sarah一同往希臘方向推進船隻。

「那兒有不懂游泳的人,如果船上有人溺死,我會感到羞恥。我不能在那裡抱怨著我快要溺死,坐以待斃。」2012世界游泳錦標賽的敍利亞代表選手Yusra說道。

Yusra於渡海時失去了鞋子─但為了救活生命,這只是很微小的代價。於抵達希臘的萊斯沃斯島後,她與其他尋求庇護者一同往北方繼續他們的旅程,卻不幸遇上走私者。

「我想向所有人展示,苦難過後,風浪過後,平靜的日子必會到來。」

2015年9月抵達德國的不久後,她開始於柏林的Wasserfreunde Spandau 04游泳會裡進行游泳訓練。現時18歲的她,正準備以難民選手隊的身份參選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女子200米自由泳項目。

「我想代表所有難民,因為我想向所有人展示,苦難過後,風浪過後,平靜的日子必會到來。」她說。「我想啟發他們去為自己的生命做一些好事。」

TeamRefugees: Yiech Pur Biel

Yiech Pur Biel,21歲,南蘇丹,800米中長跑

Yiech很早便清楚知道如果他想改變生命,他只好去靠自己。於2005被迫逃離南蘇丹的暴力衝突,他最後隻身逃到肯亞北部的一個難民營。他於這裡開始了踢足球,卻漸漸因這項運動需要經常依賴隊員而感到迷茫。透過跑步,他感覺到自己更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

「大部份的我們都面對過無數挑戰。於難民營裡,我們沒有任何設施,甚至連鞋子也沒有。那兒沒有健身房,就連天氣也不允許我們由早到晚去訓練,那兒實在太炎熱了。」Yiech說道。

「我可以向一眾的難民展示,生命其實是充滿著希望和機會的。」

「我很重視我自己的國家南蘇丹,因為我們是身為可以帶來改變的年青一代。另外,我也很重視我的父母,我要去改善他們的生活。」他說。

於里約參選800米中長跑的奧運項目,Yiech說這能夠幫助他於未來在不同地方作難民大使:「我可以向一眾的難民展示,生命其實是充滿著希望和機會的。透過教育,透過跑步,你也能夠改變世界。」

TeamRefugees: Rose Nathike Lokonyen

Rose Nathike Lokonyen,23歲,南蘇丹,800米中長跑

一年前,Rose還未發掘到她所擁有的才能。她於10歲時逃離南蘇丹的戰爭後,即使是業餘比賽,也從未參加過。之後,於一個肯亞北部難民營學校的比賽中,她的老師建議她參加10公里的長跑比賽。「我從來未接受過訓練,這是我首次跑步,卻贏得了亞軍,這讓我感到非常驚喜。」她笑著道。

Rose搬到肯亞首都奈洛比附近的訓練營裡,正在備戰800米中長跑的奧運項目。「我將感到非常高興,我會盡我全力去證明自己的能力。」她說。她認為運動員不單能贏得獎金和各種獎項,還可以啟發他人。「我將會在里約代表著我的人民。或許如果我成功了,我能回去並舉辦一個比賽,以推動和平及團結人民。」

「我將會在里約代表著我的人民。」

她仍然憂慮會受傷,她說:「這是我最大的挑戰。」直到最近,她依然沒有專業的運動鞋作訓練,而且沒有專業的指導。她似乎很驚喜於一年內便走到了這個位置:「我能夠以跑步作運動,更甚,我現在能視跑步作我的事業。」

TeamRefugees: Popole Misenga

Popole Misenga,24歲,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量級柔道

Popole於逃離剛果的基桑加尼 (Kisangani) 時,只得9歲。他與家人被迫分離,8日後於森林裡獲救並送到首都金夏沙 (Kinshasa)。

於一個流離失所中心裡,他發現了柔道。「當你還是一名小孩時,你需要有一個家庭去引領你生活,而我卻沒有。柔道帶給我平和、紀律、承諾─所有的一切。」

「柔道帶給我平和、紀律、承諾─所有的一切。」

Popole成為了一個很熱衷柔道的人,但每當他輸掉比賽時,他的教練會把他關進籠裡數日,只給他麵包和咖啡充飢。最終,他於2013年里約的世界柔道錦標賽的第一回合被淘汰出局,並且被限制進食,他因此決定要尋求庇護。

於我的國家,我沒有家園、家人或是孩兒。戰爭帶來了無數的死傷和混亂,我想我能夠於巴西改善我的生活。」他說。

於難民身份被確定後,Popole開始於巴西奧運銀牌選手Flavio Canto所設立的柔道學校裡接受訓練。「我想成為難民選手隊的一份子,好使我能繼續尋夢,去為所有難民帶來希望,並帶走他們的悲傷。」他說。「我想展示出難民也能夠成大事。」他亦希望能得到家鄉親屬的關注。「我會贏取一面獎牌,並把它獻給所有難民。」

TeamRefugees: Yonas Kinde

Yonas Kinde,36歲,埃塞俄比亞,馬拉松

於俯瞰著盧森堡的一座山上,Yonas懷著堅定的意志及恩典於跑道上奔走。

「我得到了力量,更多更多的力量。」這名埃塞俄比亞的馬拉松手說道,纖細的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我通常每一天都會作訓練,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關於難民隊],我每天作兩次訓練,目標向著奧運會進發,這是個很大的動力。」

Yonas現時已於盧森堡居住了5年。他定期會上法文課,並駕駛的士維生,希望為推動自己去變成一個更好的跑步選手。上年十月於德國,他以優秀的紀錄,2小時17分,完成了一項馬拉松賽事。

「我們能於難民營裡做任何事。」

但逃離家園的這段回憶仍然使他感到不適。「這是個困境。」他述說埃塞俄比亞的生活。「對我來說,那裡根本不可能過活,那兒實在太危險了。」

對Yonas來說,與世界各地的優秀選手一同在里約熱內盧比賽的機會,是其他比賽無法取代的。「我深信這將會是個重大的訊息,以告訴難民和青少年運動員,他們可以做到最好的。」他說。「當然我們會面對困難─我們是難民─但我們能於難民營裡做任何事,所以這能幫助到這些難民運動員。」

TeamRefugees: Anjelina Nadai Lohalith

Anjelina Nadai Lohalith,21歲,南蘇丹,1,500 米中長跑

Anjelina因被迫逃離南蘇丹的家園,於6歲後便沒有再見過她的父母了。當戰爭迫近她的村落時,她說道:「一切都被摧毀了。」雖然上年的飢荒很嚴重,但Anjelina聽說她的父母仍然生存。以繼續眼前的訓練去備戰1,500米的奧運賽事,希望能幫助父母是很大的原動力。

當戰爭迫近她的村落時,她說道:「一切都被摧毀了。」

她於贏取肯亞南部難民營學校的比賽後,知道了自己擅長運動。但當專業的教練來到營裡挑選運動員加入特別訓練營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跑得有多快。「這是一個驚喜。」她說。

現在,她很想於里約熱內盧有出色的表現,並於國際賽事奪一席位,以贏取獎金。「當你有了金錢,你的生命能得以改變,你也再不需要過以前的生活。」Anjelina說道。她於取得勝利後第一件想做的事是:「我想為我父親興建一所更好的房子。」

TeamRefugees: James Nyang Chiengjiek

James Nyang Chiengjiek,28歲,南蘇丹,800 米中長跑

於13歲時,James為了避免被到處招攬童兵的反叛分子綁架,逃離了南蘇丹的家園。他成為了鄰近國家肯亞的難民後,於一個高原小鎮上學。那裡是有名的跑步者訓練地,他加入了一支專門訓導長跑項目的男子隊伍。「此刻,我頓時發現原來我可以作跑步選手─當神給予了你才能,你必須使用它。」他說。

以前,他沒有合適的運動鞋,所以他有時會向其他人借用運動鞋。但不管他的腳穿上了甚麼,他依然會於比賽裡取勝。「我們都因穿上了不合適的鞋子而受傷了不少。」他說。「我們都會共同分享,如果你有兩雙鞋子,你去幫助一個沒有鞋子的人。」

「透過優勢的賽跑表現,我就像為其他人做了些好事。」

當他去到里約,他希望能啟發其他人。「透過優勢的賽跑表現,我就像為其他人做了些好事─特別是難民。」他說。「可能他們當中有部分是有才能的運動員,但卻沒有機會去發揮所長。我們和他們一樣是難民,但我們卻得到了前往里約的機會。我們需要去尋找我們的兄弟姊姊,如果當中發現了有才能的人,我們可以帶他們到我們這裡一同進行訓練,以改善他們的生活。」

由Alex Court 在比利時和盧森堡, Luiz Godinho and Diogo Felix 在巴西, Josie Le Blond在德國 及 Mike Pflanz 在肯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