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員支援貝魯特災難中最脆弱的家庭

黎巴嫩首都中心貝魯特於8月4日發生的大爆炸造成災難性傷亡,聯合國難民署正在向遭受致命爆炸影響最嚴重的群體提供緊急援助。

在貝魯特旁的近郊Dekwaneh,敍利亞難民Ahmed和Aisha Kallout與兒子Zakariya(藍衣者)和Yahya一起坐在親友家的沙發上。除了Ahmed外,所有人均在貝魯特爆炸中不幸受傷。© UNHCR/Haidar Darwish

Houssam Hariri於黎巴嫩貝魯特撰寫 |2020年8月16日|

難民署調動3,500萬美元緊急資金協助受爆炸影響最嚴重的群體,重點關注黎巴嫩人、難民和移民的臨時庇護所及保護需求。


貝魯特的悲劇至今已造成逾178人死亡或失蹤,數千人亦因此受傷,當中224名是難民,13名難民已證實喪生,69人仍下落不明,約30萬居民的房屋遭到損毀或破壞。有見於災難的無情破壞力,難民署正向最需要緊急援助的地方提供協助及救援物資。 我們現正向全球籌集3,500萬美元,協助受爆炸影響的黎巴嫩人、難民和移民中最脆弱的家庭,為他們於未來數月提供臨時安全庇護所和保護的需要。 慶幸的是我們於當地的救援儲備並未受爆炸影響,亦已即時提供給黎巴嫩紅十字會和當地其他人道救援夥伴,其中包括庇護所工具包、毯子、塑料帆布、床墊、塑膠棚架及其他應急物資。  

「我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我們過往所經歷的一切,從未如此令我們感到恐懼、疲倦和歇斯底里,現在我甚至無法入眠……昨天剛下了一場大雨,我需要關上窗戶。這個天氣對我們來說是雪上加霜。

73歲的Odette Bassi和丈夫是已獲得援助的居民之一,這對黎巴嫩夫婦獨居於鄰近爆炸區域的蓋塔維(Geitawi)。 大爆炸摧毀了他們家中所有窗戶,我們為他們提供木板及塑料帆布等應急物資,以解燃眉之急。儘管黎巴嫩過去經歷數十年的衝突和動盪,Odette 表示這是她一生中最難過的經歷。 另見 貝魯特大爆炸奪去數十多名難民性命,各界正加強緊急援助 黎巴嫩這個中東小國,按人口總數計算是世上最大的難民收容國之一,在不到700萬的總人口中,除巴勒斯坦難民外,還有90萬名來自敍利亞和其他國家的已登記難民。 34歲難民Ahmad及其家人是眾多傷者之一,他們來自敍利亞東北部哈塞克省(Al-Hasakah)。爆炸發生時,他的妻子Aisha和兩名幼子Yahya(3歲)和Zakariya(2歲)當時在貝魯特家中的房間內,而Ahmad正在照顧他們。 在鄰近大爆炸核心的吉瑪澤區(Gemmayzeh)街頭,Ahmad站在一幢半毀大廈前回憶道:「窗戶和玻璃全部碎裂,碎片飛落在他們身上。我朝他們跑去,我最小的兒子受重傷,身上全都是血,血流成池。」 爆炸發生後,城市上空瞬間塵土飛揚。Ahmad將受傷的兒子與妻子Aisha一同送往當地醫院。

他說:「我走上街頭,看到人們躺臥在汽車裡和地面上。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個畫面超出我所能想像。(因為爆炸)你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你甚麼都聽不到。」

Ahmad補充:「當我們到達(醫院)時,現場非常恐怖。 傷者和鮮血,一切都令人難以置信。」Zakariya頭部的兩個傷口需要縫25針,而Yahya的鼻子骨折,也有割傷和瘀傷。Aisha則仍有瘀傷,額頭上傷口很深。

現時這個家庭與Ahmad的表弟在城市的另一端同住。Ahmad說,除了繫上繃帶和明顯的傷痕外,他的兩個兒子仍深受意外所留下的陰影困擾。

他說:「孩子們仍處於驚恐狀態,只是睡了五分鐘便會驚醒過來。意外過後,他們在三天後才敢再次進食。」

Aisha補充:「當我走到街上時,我的心在淌血。外面每個人都被鮮血覆蓋。沒有人能夠絲毫無損。我希望所有人—-包括黎巴嫩人和敍利亞人,都能夠保持安全。」

 

「我們團結一致,拯救傷痕纍纍的貝魯特。」

爆炸導致成千上萬的房屋遭到損毀或破壞,波及的範圍與所需的清理工作量均非常龐大。許多生活在貝魯特的難民與黎巴嫩當地居民正聯手開始處理善後事宜。

Mohamed Khamees是居住於當地的敍利亞難民。他與其他難民以及當地人一起幫助清理散落於吉瑪澤區房屋中及街頭的瓦礫。他形容,所有居民在應對貝魯特這場悲劇中都顯得團結一致,無論各人來自何方。

作為其中一位用鏟子清除雜物,然後徒手將其帶走的義工團隊的一員,Mohamed 認為:「我們看到社區需要我們,所以我們所有人--不論是敍利亞人、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都並肩前行,團結一致協助房屋受破壞的居民。」

他最後強調:「我們團結一致,拯救傷痕纍纍的貝魯特。我們齊心協力將可撥開遮蓋上空的塵雲,讓大家可以再次見到心愛的貝魯特。」

你可以到此處 為難民署在貝魯特的救援工作出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