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難民署報告:新型冠狀病毒對難民教育構成嚴重威脅——世界上一半的難民兒童失學

難民和收容國學生一起上學,使伊朗伊斯法罕瓦赫達小學的早晨充滿熱情和朝氣。 © UNHCR/Mohammad Hossein Dehghanian

聯合國難民署今天發佈了一份以「攜手促進難民教育」為題的報告,預測國際社會若不立即採取具前瞻性的行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難民教育的災難性影響,生活在世界上最脆弱社區的數百萬年輕難民的發展潛力,將受到進一步削弱。報告中的數據是基於2019學年的總入學人數。

儘管每個國家的兒童都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接受教育時遇到不少挑戰,但報告發現難民兒童所面對的處境尤其不利。在疫情前,難民兒童失學的機率就已經是非難民兒童的兩倍。這種情況將因學校關閉、難民兒童無力負擔學費、校服或書本、缺乏科技產品的支援,或需要工作養家糊口而進一步惡化,當中許多人或再沒有機會繼續他們的學業。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普·格蘭迪說:「全球一半的難民兒童已經失學。」他表示:「他們經歷了那麼多苦難,我們絕不能斷絕他們今天的教育機會,並奪去他們的未來。儘管疫情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但只要國際社會為難民及其收容社區提供更多的支持,我們就可以創新方式擴大服務,保護過去多年在難民教育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

如果沒有更多的支持,在學校、大學以及技術和職業教育入學率方面,這些得來不易的增長可能會逆轉;而在某些情況下,這種逆轉甚至是永久的。這可能會窒礙過往邁向「可持續發展目標四」的努力,即「確保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讓全民終身享有學習機會」。

沃達豐基金會和聯合國難民署負責即時網絡學校項目的大使穆罕默德·沙拿,在報告作出了有力的總結:「確保今天的優質教育,意味減少明天的貧困和苦難。除非每個人都盡自己的責任,否則一代又一代的兒童,其中包括世界上最貧窮地區的數百萬名兒童,將面臨暗淡的未來。但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團隊、作為一個整體,我們可以給他們應有的機會,讓他們擁有一個有尊嚴的未來。我們不要錯失​​這個機會。」

報告中的2019年數據是基於12個國家的報告所得出的,這些國家接收了世界上超過一半的難民兒童。當小學的總入學率為77%,而中學的入學率僅為31%。在高等教育方面,亦只有3%的難民青年入學。

儘管這些統計數字還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但我們確實已看到了一些進步。中學的入學率上升,新入學的難民兒童增加了數萬名;僅在2019年就增長了2%。然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有可能破壞這成果和其他重要進展。對於難民女孩來說,這種威脅尤其嚴重。

難民女孩接受教育的機會本來就比男孩少,而她們入讀中學的可能性只有男孩的一半。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馬拉拉基金估計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本月開學時一半的難民女孩將不會重返中學。在那些難民女孩的中學總入學率已經低於10%的國家,所有女孩都面臨輟學的風險。這令人不寒而栗的預測,將對未來幾代人造成影響。

格蘭迪表示:「我特別擔心對難民女孩的影響。教育不僅是一項人權,而且對難民女孩及其家庭,以及教育社區的保護和經濟利益,都是顯而易見的。國際社會不能承受因未能為她們提供教育,而使她們失去隨之而來的機會的後果。」

對於全球85%生活在發展中國家或最不發達國家的難民來說,適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採取的限制措施已很困難。流離失所的社群往往很難獲得移動電話、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網絡連接,甚至收音機。

聯合國難民署、各國政府和合作夥伴正努力不懈,通過聯網學習、電視和廣播,以及通過支持教師和照顧者在遵守衛生準則的同時與學生接觸,從而彌補學習上的重大差距,確保疫情期間難民教育得以持續。

報告展示家庭、社區和政府如何努力為難民兒童提供教育,亦舉出政府將難民兒童就讀公立學校的權利寫入法律的積極案例,包括厄瓜多爾和伊朗。埃及教育部長和約旦一個受益於轉向線上學習的家庭的例子,都強調了數碼創新的作用。由於世界上超過一半的難民生活在城市,該報告強調了城市接納難民的重要性,英國考文垂市的市長分享了城市如何管理難民及其意義。

報告呼籲各國政府、私營部門、民間社會和其他主要持份者攜手合作,尋找加強國家教育系統、聯繫邁向學歷認證教育,並確保和保障教育資金的解決方案。報告警告稱,如果不採取以上行動,我們就有可能剝奪了一代難民兒童接受教育的機會。

難民教育面臨的風險並不僅限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學校的襲擊也是一個嚴峻且日益嚴重的現實。報告中重點關注非洲薩赫勒地區,那裡的暴力事件迫使2,500多所學校關閉,影響到35萬名學生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