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演员姚晨赴埃塞俄比亚探访索马里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代言人姚晨在埃塞俄比亚难民营中与难民妇女交谈。

2012年4月,中国演员姚晨探访埃塞俄比亚 不拉米诺(Buramino) 难民营。在这里,联合国难民署竭尽全力开展拯救难民生命的项目。包括提供庇护所、清洁水资源、食物、必要的医疗措施。 此外,我们还着力于难民女性及儿童的保护工作,为难民儿童提供教育,以及保护当地生态环境。© UNHCR/Xu Chuang

中国演员姚晨结束了她作为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代言人在非洲的首次访问,她赞赏索马里难民的勇气和埃塞俄比亚东道国的慷慨相助。

姚晨在上周前往位于埃塞俄比亚多洛阿罗(Dollo Ado)和吉吉加(Jijiga)的边境地区,与索马里难民见面。她说:“我觉得这一情况亟需特别关注。这些难民目前需要帮助,且需求非常迫切。”她说道,“我们从新闻上听说了非洲之角的旱灾、饥荒和受苦的人们,但现在我的眼睛正真切地看见这些痛苦。”

在她探访的三个难民营中,吉吉加的奥巴利(Aw Barre)和叙德(Sheder)在2007年到2008年期间向逃离家乡不安全环境的索马里难民开放。不拉米诺(Buramino)是埃塞俄比亚最新开启的难民营,在数月前刚刚成立,和另外四个位于多洛阿罗的难民营共同接收了15万逃离索马里战乱和旱灾的难民。

在不拉米诺难民营,姚晨和一位有5个孩子的母亲交谈,她在数月前从索马里的首都摩加迪沙前来。这位妇女坐在一个用木头和地毯搭建的索马里帐篷中说道,离开摩加迪沙是拯救她孩子生命的唯一方法。她的一个14岁的女儿患有癫痫;另一个13岁的小女儿患有糖尿病,需要每天注射胰岛素和医疗护理。而她们8岁的弟弟患有心脏病。

在索马里的时候,这个家庭流离失所,战乱破坏了城里的医疗服务。现在在不拉米诺难民营,联合国难民署及其合作伙伴会每天驾车行驶约30公里,为这位女孩送去储存在冷藏箱里的药物和注射剂。

在陪伴这家人时,姚晨表示:“这位母亲为让孩子们活下来所付出的巨大努力让我深深感动。然而我也亲眼看到他们已然筋疲力尽,所思所念只剩下如何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姚晨参观了联合国难民署在难民营中支持创办的难学校,她关心难民儿童如何去上学,在询问了孩子们学习的内容。姚晨还关心着难民妇女能否学习和工作。

在吉吉加,奥巴利(Aw Barre)、卡皮比亚(Kebribeyah)和叙德(Sheder)难民营安置了超过41000名索马里难民。姚晨和一群来自这三个难民营的年轻妇女交谈,她们其中有些人出生在这里,有些人在四至五年前作为难民和家人来到这里。

考虑到女童的辍学率较高,这些年轻女性能否有机会接收教育就殊为重要:她们可以在难民营完成中学教育,并获得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高等教育奖学金。

联合国难民署资助了大约50名难民妇女在吉吉加的当地大学学习。这些女性将会成为医疗护士、公共服务管理人员和教师。这些职业在难民营和当地社区都非常紧缺。

“教育对未来至关重要,是你通向人生成功的道路。”姚晨告诉他们,“它赋予你技能和独立的能力,它也让你能够帮助其他难民和东道社区。”

和姚晨交谈的一位妇女来自奥巴利(Aw Barre)难民营,是五位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和其他三个孩子在摩加迪沙被杀害,两年前他们来到埃塞俄比亚。她告诉姚晨她希望在帐篷里有更好的照明,以便孩子们能在夜晚读书学习。姚晨表示:“这个家庭饱受苦难,他们失去至亲挚爱,但我仍可以从他们脸上看到希望,我看到这位母亲如此奴隶,致力于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希望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

在她和难民的谈话中,姚晨深受启发,她说:“我和联合国难民署的探访之行让我重新思考我的人生、我的价值。他们深深地改变了我。我意识到我必须为难民做点什么,现在我觉得这正是我的责任。这一周里我忘记了我的工作,我成为一个志愿者。”

姚晨补充道,她会“支持联合国难民署,并把难民的故事分享给世界,我将分享我在难民营听到的故事和拍摄的照片,呼吁人们支持联合国难民署和难民们。”

通过她庞大而有影响力的微博平台(微博相当于中国版的推特),姚晨作为“微博女王”被中国观众所熟知,她拥有将近2,000万粉丝。随行而来的几位记者将帮助她提高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以至于华人世界,对难民人道主义需求的认识。

“埃塞俄比亚的人们对难民慷慨相助。”姚晨说,“他们保持边境开放,分享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尽管它并不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或者最富有的国家。这让我印象深刻,有些人尽管自己生活拮据,却毫不犹豫地帮助他人。”

埃塞俄比亚接收了超过308,000名来自不同国家的难民,数量最多的难民是索马里人、厄立特里亚人、苏丹人、南苏丹人和来自肯尼亚的流离失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