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omen of the World”帮助难民适应美国的生活

创始人Samira Harnish,一位伊拉克移民,被提名为南森难民奖的美洲地区最终候选人。

从左至右:Women of the World办公室经理Heidi Christensen,参与人Vestine MnKeshimana,创始人以及南森难民奖美洲地区最终候选人Samira Harnish,参与人Rosette Kindja,项目经理McKensie Cantlon。© UNHCR/Mike Call

Ghasaq Maiber眼中散发出光芒,脸上露出了笑容。5个月前,她的脚踝受了重伤,必须接受手术。

手术费用超过27,000美元。但她刚从伊拉克来到这里,没有医疗保险报销。

“真是天文数字,我付不起。”她说。

但在6月份的一个晴朗的早上,她万分高兴。“我刚听说,就在3分钟以前,我的负债清零了,”她说。“Samira解决了困难!”

“Samira解决了困难!”

她说的是Samira Harnish,一个不知疲倦支持难民的人。这些难民在美国中部感到无所适从。

Samira自己也是一名伊拉克移民,她帮助这些难民适应生活。她从不接受“不行”作为答案。十年前,她作为一个获奖电气工程师和管理者正在公司中晋升,拿着六位数的薪水,实现她的“美国梦”。

但是有些事情使她不安。时常在她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或是在盐湖城周边出差时,她会遇到难民女性,她们不会说英语,对交通系统不熟悉,或是在超市结账时遇到麻烦。

Samira总会提供帮助。她会说阿拉伯语,并且常常与来自叙利亚、索马里、也门和她的家乡伊拉克的女性见面。在下雪天,她会用自己的车载她们回家,免得她们等公交车。

为了表彰她的成就,Samira被遴选为2018年南森难民奖美洲地区的最终候选人。

Samira和这些新来者一起赴医生的预约,一起去孩子的学校,为了给她们提供翻译。她和这些难民女性在咖啡店或者公共图书馆见面,向她们展示如何办理银行业务、如何为账单付款以及如何为工作面试做准备。

“我总是会想‘如果我处在伊拉克的战乱中,我会怎么做?’”Samira说着,想象着自己是一个刚来到美国被重新安置的难民。“我有能力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吗?我能开启一份新的职业吗?我能找到可以推心置腹的人来诉说我的遭遇吗?”

从她30年前因一桩包办婚姻而被送到美国,成为一个年轻移民的经历中,如今已经61岁的Samira深知来自传统社会的女性要想适应现代美国的习俗和生活有多么困难。

她辞去了公司的工作,并设立了“Women of the World”(WOW),一个致力于帮助难民女性的非营利性组织。

她的初衷是想“为女性创造一片安全的空间,在那里她们是受到欢迎的,并且有勇气、有力量去探索生活”,她说道。“Women of the World旨在通过整体性的方法让我们的女士们能够自力更生。”

在最开始的六年中,Samira的车就是她的办公室。她不断地打电话、发邮件、敲政府办公室的门,为“我的女士们”寻求帮助。

“当你遇到麻烦的时候,你应该来Samira的办公室见她。你将会高兴地离去,因为你会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Rosette Kindja说道。Rosette Kindja是一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难民,也是一位单身母亲,她在两年前被重新安置到盐湖城。

“Samira是帮助我们难民的天使。”

Samira和Women of the World帮助Rosette学英语并找到了工作。在过去的十年中,Women of the World已经帮助了超过一千名像Rosette一样的难民女性。

享有盛名的南森难民奖以挪威探险家和人道主义者弗里特约夫‧南森命名,他在1921年被国际联盟任命为第一任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南森难民奖每年在详尽地考察全球的提名者后颁发。

创始人 Samira Harnish(中间)与重新安置的难民Vestine MnKeshimana(左)和Rosette Kindja在一次公园远足中。公园位于美国犹他州的盐湖城。© UNHCR/Mike Call

南森难民奖由南森委员会颁发,联合国难民署在其中作为主要成员。南森难民奖被用于表彰那些为支持难民、寻求庇护者、无国籍人士和境内流离失所者作出了巨大努力和贡献的人。

四年前,Samira的 Women of the World 组织终于找到了一个固定办公地点,是一个小型商场的店面。

就在最近的一个午后,十七位女性聚在办公室里享受由Vestine MnKeshimana烹饪的午餐,有鱼、羊肉和蔬菜。Vestine MnKeshimana是一位来自卢旺达的难民,在她被重新安置到盐湖城前,她曾亲眼目睹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恐怖。

“我常说Samira是帮助我们难民的天使,” Vestine正说着,Samira抱着一箱饼干冲出了办公室。Samira正打算去探访Elizabeth Ngaba,一位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去年因中风失去了视力。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