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蹂躏后的马里城市重获新生

在冲突迫使居民逃离加奥之后,用于挖井和社区援建的欧盟资金帮助他们重返家园开启新生。

在加奥新掘的水井使得很多当地居民受益,Mariam Abu Bakr是其中之一。 © UNHCR/Mark Henley

这是一座和创伤共生的城市。一些伤口清晰可见,还有一些是隐形的。

但是在加奥这座人口仅10余万的小城,Aljanabandia区清晨的阳光下, 20多名女性站在一排为做午饭而取水的笑声,是那么令人瞩目。

2018年,由联合国难民署管理的欧盟非洲紧急信托基金,支持这口井的挖掘。去年,一共挖掘了两口这样的井,每口的成本约2万1千5百欧元。

对于加奥的居民而言,2012年极端武装势力席卷整个城市那天,生活发生了剧变。8万多人被迫和家人一起逃离济源,前往马里的其他地区,或者跨越国境逃往邻国。对于主动返乡者而言,井的作用至关重要。

“水井给生活带来了很大改善。” Mariam Abu Bakr说道。她带着四个孩子逃往尼日尔。当武装势力被赶走,离开家园仅仅16个月之后,她带着四个孩子回到了这里。

“之前,没有水龙头用时,人们不得不半夜起床前去取水,来保障一家人的日常用度。尤其在夏天缺水的时候,这真让人精疲力尽。”

“水井给生活带来了很大改善。”

2012年Mariam Abu Bakr 和家人一起逃离,来到位于尼日尔的难民营。她在这里度过了20个月。当武装势力被迫撤离家园后,她下定决心返回家乡。

“毫无疑问,这是我的家。我一定要回家。”她说道。

回家的心愿和坚定的决心并非她一人独有,这是许许多多主动返回者共同的心声。

从公共水井继续往前走,是一家叫做“An End to Running”(不再逃离)的组织。它的建立见证着人们想法的改变。它创立于2016年,由Mariam Souleye Maiga领导,目前已经拥有47个成员。所有成员都曾是难民、境内流离失所者或者移民。联合国难民署以及无国界医生组织都曾向他们伸出援手,后来他们开始自发工作了。

每周,每位成员都会协助购买原料,来制作蒸粗麦粉和其他包括玉米面在内的谷物食物。

之后,他们会销售这些产品,每九个月分一次利润。

“我们聚在一起,决定不能就这样等待别人的帮助,”她说道,“这个协会帮助我们找到了自我。”

在尼日尔河畔,还坐落着一个特别的蔬菜园。2007年,当地政府提供了一公顷的土地在这里建设菜园,这里也工作着18名当地女性。她们每天都在辛勤劳作,播种、浇灌,并在销售她们的胡萝卜、土豆、莴苣和其他蔬菜。

协会越办越好。然而在2012年,全城被占领,六名女性和家人一起逃离。其他人决心坚守这里,绝不放弃这宝贵的财富。

“在极端分子的控制下,日子真的很艰难,” 协会主席Boshira Touré说道,“他们对我们非常不好,我们不得不把身体全都包裹起来。但是我们绝不会放弃菜园,我们保证它正常运营。”

后来,武装势力被驱逐出去,女性们重新回到这里。2018年,协会受到由联合国难民署和欧盟共同提供的1千5百欧元的资助,去购买种子、工具以及马力更强的发动机来帮助他们操作水泵。

在这里还有一个成功的故事,不过它的背景是这座城市依然无法摆脱过往的经历。在街上,牛羊低头吃草,似乎对背后布满弹孔的断壁毫不在意。仅仅七年之前,在独立广场,恐怖的死刑在被驱赶前来的民众面前执行。

暴力依然潜伏在这里。2018年11月至今,在加奥和附近地区至少发生了15次致命冲突。

当武装势力持续撤退,并且这个地区的小村镇制造了很多破坏。这让加奥成为了一处军事基地。来自56个国家的1万3千名的联合国维和官兵正在这里努力维护地区安全。

尽管处在持续的威胁中,对于加奥城中的许多人而言,希望仍在。超过7万1千名曾经逃离的平民回到了家园。像Mariam Abu Bakr这样的居民在话语中仍然有着担忧,但是,她说道“现在,我们慢慢不再那么恐惧。情况越来越乐观。”

在Aljanabandia,清水从新水泵中抽出,在“An End to Running”协会,新的事业也成为了振奋精神的源泉。

“如果我们接到了一个举办婚礼的要求,” Mariam说道,“我们所有成员都加入帮忙,整周一起工作。”

下一步,她说希望能够扩大生产。他们希望在加奥城以外的地方开始新业务。至于那些逃亡的经历,他们希望永远终结。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