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人逃离委内瑞拉,安吉丽娜·朱莉呼吁领导力和人道主义

在对哥伦比亚为期两天的访问中,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与难民、返回者和政府官员举行了会面,以探寻日益增长的流离失所者数所产生的影响。

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出席记者会。© 联合国难民署/Andrew McConnell

目前,有400多万委内瑞拉人流离失所。6月8日,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呼吁以更多的领导力和人道主义,为遭受冲击的国家提供更多支持。

“这是数百万委内瑞拉人生死攸关的时刻”,朱莉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哥伦比亚、秘鲁和厄瓜多尔向委内瑞拉人民提供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关涉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

朱莉也强调,当今,“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人性,更需要那些敢于承担责任和展现领导才能的人运用理性思考。”

“数百万委内瑞拉人性命攸关。”

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对哥伦比亚为期两天的访问行程以麦考为终点站。2002年,朱莉在厄瓜多尔见到了从久经冲突的哥伦比亚逃出来的难民。自那时起,她便一直渴望访问哥伦比亚。2010年和2012年,她先后两次重返厄瓜多尔,与哥伦比亚难民见面。这是她自2001年以来在联合国难民署参与的第65次任务。联合国难民署副高级专员凯莉•克莱门特(Kelly T. Clements)也加入了她的行列。克莱门特刚刚在厄瓜多尔与委内瑞拉难民一起度过了三天。

在距离边境不到10公里的一个接待中心,朱莉对记者发表了讲话。该中心被称为综合援助中心,目前接待委内瑞拉人停留已长达30天,向350名高度脆弱的人提供住所和食物,以及法律援助、儿童活动、医疗评估和社会心理支助。

该中心由联合国难民署和哥伦比亚政府支持并于今年3月开放,但由于79%的资金短缺使得整个地区的人道主义援助进程迟缓,将中心接纳量扩大至1400人的计划也已陷入停滞,数百万人处于危险之中。

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探望孩子们。© 联合国难民署/Andrew McConnell

“当你的孩子回忆这段过往时,他们会感激你帮他们重建生活。”

在接待中心,朱莉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家庭,他们在今年4月份刚刚跨过边境线。Maria是一个单身妈妈,今年41岁,独自抚养6个孩子。她谈起了自己的经历,为了筹钱,她卖掉了家乡房子的金属屋顶,给孩子们买了鞋子和衣物好踏上前往哥伦比亚的路途。

“当你的孩子回忆这段过往时,他们会感激你帮助他们重建生活。”朱莉告诉她。

当天早些时候,朱莉在哥伦比亚城市卡塔赫纳会见了哥伦比亚总统伊万·杜克。朱莉感谢了哥伦比亚政府和人民对委内瑞拉危机的回应,她说,哥伦比亚在经历了50年的国内流血冲突之后,如今仍努力实施一项和平计划,表现出了真正非凡的慷慨。

本周五,朱莉开始了她在哥伦比亚里奥阿查的访问,这里有为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两国遭遇性虐待或人口贩卖的青年而设的避难所。这个边境地区是哥伦比亚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许多流动的年轻人都面临着遭受性虐待或人口贩卖的危险。

“他们在这里保护我们。”一名17岁的哥伦比亚女孩在避难所说。这个避难所今年早些时候在联合国难民署及其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开放。“他们在帮助我们,照顾我们。我在这里感受到了自尊自爱。”

朱莉还访问了名为北布里斯塔斯的非正式定居点,这里居住着数百个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家庭。过去,哥伦比亚人是难民,如今他们为了躲避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经济危机返回自己的国家,而委内瑞拉人正是在同样的条件下被迫来到这里寻求庇护。

一个月前抵达这里的委内瑞拉妇女Linda Lopez在朱莉穿过这片区域时接近她,向朱莉描述了她在家乡面临的危险。“人们都快饿死了。”洛佩兹哭着说,“我们全家都逃走了。”

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与流离失所者交谈。© 联合国难民署/Andrew McConnell

“人们死于饥饿。我们全家都逃走了。”

坐落在加勒比海岸沙崖上的定居点拥有得天独厚的田园诗般的地理位置,但条件艰苦。居民们住在由回收木材和波纹锌板建造的简易房子里。

Rocio出生在哥伦比亚,但在委内瑞拉生活了几十年。她向朱莉讲述了自己如何挣扎求生:“找不到药物、食物,没有教育。上次我排队买食物要等18个小时。”

35岁的邻居Yoryanis Ojeda也谈到了类似的压力迫使她离开。“当你到了连孩子都无法喂饱的时候,你就知道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