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粮食短缺,非洲难民面临饥饿和营养不良

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严重的资金不足、冲突和灾害,以及新冠肺炎疫情为供应链带来的挑战、食品价格上涨和收入损失,有可能使非洲各地数百万难民没有食物。

2020年4月,在南苏丹Ajuong Thok难民营的难民领取食物和肥皂时保持距离。© UNHCR/Elizabeth Marie Stuart

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严重的资金不足、冲突和灾害,以及新冠肺炎疫情为供应链带来的挑战、食品价格上涨和收入损失,有可能使非洲各地数百万难民没有食物。

“非洲各地数百万难民目前依赖定期援助来满足粮食需求。”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说,“其中大约有一半是儿童,如果他们在发育的关键阶段缺乏食物,可能会造成终身的损害。”

如非采取紧急行动解决这一情况,急性营养不良、发育迟缓和贫血的程度预计将上升。在埃塞俄比亚的难民营中,62%的儿童严重贫血。

“虽然对每个人来说形势都在继续恶化,但对于完全没有任何缓冲的难民来说,灾难更加严重。” 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大卫·比斯利说,“即使在最好的时候,难民也生活在拥挤的环境中,挣扎着满足最基本的需求。他们除了依靠外部援助得以生存之外,往往别无选择。现在,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的救助支持。”

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在向全球1000多万难民提供粮食援助,其中包括世界上几个最大的难民安置点,例如乌干达的比迪比迪安置点。由于缺乏资金,那里的口粮在4月份减少了30%。

以前能够养活自己的难民人口,包括许多生活在城市地区和从事非正规工作的难民,现在也面临重大挑战。由于防疫措施,许多人没有了工作机会,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大多数人未被纳入社会保障计划的覆盖范围,许多家庭陷于贫困,依赖人道主义援助。在南非,许多难民面临被驱逐的危险,他们求助于联合国难民署的援助热线,急需食物和支持。

与此同时,进出口限制正在挤压供应链。在大部分地区为内陆的萨赫勒,关闭边境和限制出行等防疫措施限制了该地区的农产品运输能力,该地区的不安全、暴力和冲突不断升级,再加上气候变化和贫困的影响,已经破坏了数百万人的粮食安全和生计。

在喀麦隆,由于资金缺口,世界粮食计划署被迫在5月和6月将其对中非共和国难民的援助减少50%,根据目前的资金水平,从8月起将不得不完全停止现金援助。预计从7月开始,尼日利亚难民的援助也将被削减。

在整个东非,多个边境的不规范措施造成了拥堵,延误了至关重要的援助和贸易流通。在周边国家,由于人们对检测结果缺乏认识,而且检测结果需要等待很久,导致海关点排起长队并出现延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运输延误对雨季前在南苏丹提前预置粮食造成了负面影响,要求世界粮食计划署在雨季期间加倍努力保持道路畅通,如果陆路运输不再可行,就 不得不诉诸极其昂贵的空运。

在非洲大陆的许多地区,食品价格不断上涨,对数百万难民构成潜在的毁灭性威胁,尤其是那些目前只能靠日薪勉强糊口的难民。在刚果共和国,基本食物篮的平均价格上涨了15%,而在卢旺达,世界粮食计划署对难民营周围的市场监测发现,2020年4月的食品价格已经比2019年平均上涨了27%,比2018年平均上涨了40%。

由于这些挑战,许多难民诉诸于消极的应对机制,例如不吃饭或减少饭量。据估计,南苏丹超过80%的难民正在采取这些措施。在某些情况下,难民通过乞讨、性交易、早婚或强迫婚姻来获取食物。

在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在努力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随着成本的上升(部分原因是在检疫设施提供熟食所涉及的意外费用),许多情况下形势可能会恶化。

除了乌干达最近的削减之外,由于资金不足,包括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苏丹、南苏丹和坦桑尼亚在内的东非超过320万难民的口粮已经减少。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马拉维、莫桑比克和赞比亚,严重的资金短缺威胁或已经导致粮食供应削减。

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粮食计划署关切援助减少对难民的不利影响,并敦促国际社会的捐助者进一步提供资金,以确保难民不会面临饥饿。在全球范围内,世界粮食计划署支持难民的活动在未来6个月(7月至12月)的净资金需求超过12亿美元,其中约6.94亿美元用于非洲行动。作为联合国更广泛的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人道主义计划的一部分,联合国难民署需要约7.45亿美元用于拯救生命的干预措施,其中2.27亿美元用于非洲行动。

我们敦促非洲各国政府按照对《难民问题全球契约》的承诺,确保将难民和流离失所者纳入社会安全网和新冠肺炎疫情应对计划,以确保他们能够获得粮食和紧急资金援助。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