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機場長達一個月的巴勒斯坦難民終於迎來美好結局

由於多個國家都拒絕收留,這難民被迫於莫斯科、喀土穆、 杜拜和哈瓦那的機場客運站來回往返數個星期。

 

一位巴勒斯坦難民在多個拒絕收留他的國家之間來回往返超過一個月後, 終於在聯合國難民署的幫助下在奧地利與其妻子再度重逢。

27歲的Wissam在多個機場爭取不同國家收留的故事,難免令人聯想起2004年湯漢斯主演的電影《機場客運站》。

「我不敢相信我竟能再次見到我的父母」Wissam淚流滿面說。「我以為我餘生都要在機場客運站度過, 由一個機場被驅趕到另一個機場,又或是被遺忘在拘留所裡。」

「我以為我餘生都要在機場客運站度過,由一個機場被驅趕到另一個機場。」

 

他出生在敍利亞城市Dara’a一個巴勒斯坦難民家庭,因此他沒有護照,只有敍利亞通行證,所以在不事先批發入境簽證的情況下,沒有國家會收留他。

在2008年, 他離開敍利亞前往白俄羅斯攻讀電子工程學。2010年的一次家訪, 讓他認識了他的未來妻子Waed。但他們的愛情故事必須等待,因為他要回到白俄羅斯去完成學業, 而一年後, 戰爭就在敍利亞爆發了。

隨著戰事升級, Waed和她的家人離開了在大馬士革的家園, 跟另外11萬巴勒斯坦難民一起逃難。 到達土耳其後, 他們穿過地中海, 經過希臘, 最終抵達奧地利。

而Wissam的學生簽證早已到期, 但他又期望與妻子重逢。 於是他在2015年越過邊境去到俄羅斯找尋工作, 但卻被警察扣留, 並被指控非法入境和逗留。

 

airportjourney25nov2016

 

他於是被拘留了三個月,之後便被驅逐到蘇丹。 然而, 他卻在喀土穆被拒絕入境, 並原機被遣返杜拜。

他於是越來越渴望得到受到任何一個國家收留。

「我感覺好像整個世界的大門都在我面前關上」 他說。

當他在杜拜機場苦苦等待時, 他那居住在阿聯酋的父親幫助他取得了古巴的簽證。於是他馬上買機票前往哈瓦那, 但卻再次因為他的身份而被拒絕入境,並經莫斯科被遣返杜拜。

再次滯留杜拜機場, 他一度失去全部希望, 認為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國家收留。似乎他唯一的選擇就只有冒著生命危險回到戰火連天的敍利亞。

原則上, Wissam理應接受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 的幫助, 這機構已為超過500萬在敍利亞、約旦、黎巴嫩、約旦河西岸和加沙等地的巴勒斯坦難民提供了各種援助。然而,因為他並非身處上述地區,而又急需國際保護,因此保護他便成為了聯合國難民署這位1951難民公約「守護者」的責任。

「我們終於再度重逢。 我感覺好像重獲新生」

 

當聯合國難民署的職員得知Wissam的故事,馬上請求阿聯酋的相關部門在他們尋求解決方法的時候,允許他先暫時與父親同住。難民署又進一步要求奧地利駐阿布扎比領事館批發簽證予Wissam讓他能與妻子重聚。

聯合國難民署阿布扎比主管Toby Harward指出:「阿聯酋在事件中扮演了重要的人道角色,給予了Wissam及聯合國難民署一個喘息的機會, 讓我們得以完善解決Wissam所面臨的困局。」

在安全的奧地利, Wissam終於能夠和妻子一起開展新生活, 甚至在三年之後正式成為奧地利公民。

「我們終於再度重逢。 我感覺好像重獲新生,」他說, 「我迫不及待要拿到我的新護照了, 我現在的夢想是在旅遊的時候不會在機場被人阻攔。」

 

捐款幫助家庭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