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由難民身份成為醫生的故事

加拿大伸出了援手,給Sameena 和她的烏干達亞裔家庭提供安全庇護。現時,Sameena 在加拿大負責照顧被她收留的家庭。

Sameena Merchant 在加拿大的卡加利診所。 © UNHCR/Annie Sakkab

Sameena Merchant在烏干達長大,但因國家局勢急速惡化的原因,她的父母盡力保護孩子免受影響。她說:「我的家向來都是一個積極快樂的地方。」

 

1972年,當時的總統 Idi Amin 命令所有烏干達的亞裔居民在 90 天內必須離開該國。那時,Sameena 的父母已經下定決心,要確保她和哥哥 Naeem 能夠擁有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

緊張的局勢持續惡化, 7,000 多名烏干達亞裔人士被迫離開家園,到加拿大尋求庇護和新的生活。當中包括 Sameena 一家。

因事件受到公眾廣泛關注,加拿大航空向她們及其他難民提供首班離開烏干達的航班。這也是 Sameena 第一次坐飛機。她還記得在蒙特利爾降落和被加拿大官員檢驗後,加拿大人為她們準備了印度餐用膳。

 

「我的家向來都是一個積極快樂的地方。」

 

Sameena 一家離開家園時帶了七個手提箱同行,加拿大政府還記錄了她的父親 Mohamed Ali 、 母親 Zarina 、 哥哥 Naeem 和 Sameena 的來臨。

Sameena 說:「我們攜帶的物品十分有趣。因為當時媽媽不知道要帶甚麼,所以她帶了鍋和餐具。而你也不會知道確實需要的物資。」

在烏干達,她的父母都是老師。但抵達加拿大後,他們都把握所有工作機會,因為這些證書及資歷都不被承認。她說:「他們可能很難面對這事。」

在流離失所、重新安置到外國、到接觸當地文化,她看著父母掙扎於如何應保持冷靜和維持家庭的秩序。同時,他們盡量掩蓋自己對新環境的疑惑和不安,免得孩子擔心。

 

在某個夏天,Sameena 決定要投考醫學院。她說:「我從來不覺得我應該隱藏對成功的渴望。這個國家給我機會做任何想做的事。我只需要投入做好我的事。」

幾年後,Sameena 成功獲得醫學學位,並遷移到加拿大西部抵達卡加利 ,在那裡遇到她之後的丈夫 Shemaz。之後他們一起買了一個安樂蝸,在那裡共同撫養兩個孩子。和她一樣,Shemaz也在兒時逃離烏干達,並向加拿大尋求庇護。

不久之後,Merchant一家的其他成員也跟隨 Sameena 搬到卡加利 。現在,她的父母住在街的另一端。哥哥 Naeem  的家庭和父母亦住得很近。Sameena 的房子已經成為了 Merchant 一家的聚腳點,三代人經常在周末一起午餐用膳。

Sameena 所建立的職業生涯與她的私人生活都十分成功。近三十年來,Merchant 家庭的工作一直為卡加利的社區帶來正面影響,更為她帶來了亞伯達省的家庭醫生年度提名。

 

Sameena 說:「作為一個家庭醫生,你能見證人們的生活,能為社區帶來正面影響,我深感榮幸。能看著你的小童病人成長為父母是一件喜悅的事。」

多年前,她的父母努力消除 Sameena 和哥哥 Naeem 的恐懼。現在,他們的角色對換負責照顧父母,讓他們能夠享受家庭生活。他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共同努力的成果。

她總結說:「如果有人問我,我的英雄是誰,我會說是我的父母。」

 

「Then and Now」是一系列描述加拿大的難民的故事,記錄他們如何尋求安全、穩定和努力謀生。從1956年加拿大首次接受難民起,該項目使用圖像和家庭照片來講述來自匈牙利、越南、烏干達、索馬里、哥倫比亞、柬埔寨、布隆迪和薩爾瓦多的難民的故事。

 

【關於聯合國難民署】

聯合國難民署(UNHCR)是一個致力援助難民、被迫流離失所者及無國籍人士,拯救生命、保障權利及建設更好將來的國際機構。UNHCR領導國際行動,從 而保護因衝突及逼害致被迫逃離家園的人士;我們提供居所、食物及食水等救援物資,幫助捍衞基本人權,並發展解決方案,讓人們有安全的容身之所,以建立更好 的未來;UNHCR並致力確保無國籍人士能獲授予國籍。UNHCR的團隊分佈於全球128個國家,與政府、非政府組織、私營機構、社區團體、收容社群及難 民攜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