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緊急呼籲

委內瑞拉人民相繼因暴力、動盪、威脅、缺乏糧食、藥物和基本生活服務而被迫逃離家園。超過500萬名委內瑞拉人現正定居海外,大部分逃到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國家,這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流離失所危機。

持續惡化政治環境 、人權和社會經濟發展迫使委內瑞拉的兒童、女性和男性帶著恐懼、疲憊逃離家園,相繼前往鄰近國家,並極度需要援助。

 

近540萬

名難民和流離失所者從委內瑞拉逃到世界各地 (政府統計數字)


超過800,000萬名

尋求庇護者從委內瑞拉逃到世界各地 (政府統計數字)


約250萬人

以其他合法途徑到美洲國家  (政府統計數字)


超過140,00萬名

合資格的難民來自委內瑞拉


約2.607億美元

聯合國難民署在2020年籌款金額


 

“我們將委內瑞拉的一切拋棄,既沒有地方生活和休息,也沒有任何食物。”

Nayebis Carolina Figuera,一名逃往巴西的34歲委內瑞拉人

委內瑞拉過去從世界各地收容了數千名難民。現在,被迫逃離自己家園的委內瑞拉人卻不斷上升,當中許多人都需要國際保護。根據各收容國的政府資料顯示,現時超過400萬名委內瑞拉人已經離開自己的國家,成為近年全球最大型的流離失所危機之一。

自2014年,在美國尋求難民資格的委內瑞拉人升幅達百分之八千。而許多合資格的委內瑞拉人並沒有申請成為難民,反而希望用其他合法途徑去取得居留權,以便求職、求學、並享有不同社會福利。 

然而,數以千計的委內瑞拉人仍然在沒有身分證明文件或許可下於鄰近國家恆常逗留,因而未能獲得基本權利。這令他們面對勞工和性剝削、非法交易、暴力、歧視以及仇外行為時更顯脆弱。

大部分逃到鄰近國家的委內瑞拉難民和流離失所者都是與兒童、孕婦、老人和殘障人士同行的家庭。很多時候,他們都被迫循走私、非法買賣及武裝組織等非法途徑去到其他地方尋求安全。大部分家庭往往未能帶著所擁有的物資離開,因此更需要身分證明登記及即時的保護、住宿、食物和藥物。 

而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哥斯特黎加、厄瓜多爾、墨西哥、巴拿馬、秘魯及南加勒比等收容國與社區一向對難民採取歡迎的態度,亦漸漸因需求增加而資源緊張,甚至已經達到飽和點。

「我們走了11天,並需要席地而睡。我們離開是因為他們威脅要殺死我們。我的兄弟被殺…他們也差點殺死了我。」

Ana, Venezuelan,一名來自厄瓜多爾的女士

聯合國難民署提供了甚麼援助? 

聯合國難民署一直在不同地區採取行動以作出回應,並與收容國政府及伙伴機構合作——尤其國際移民組織(IOM),支援一個為委內瑞拉難民和流離失所者提供所需而協調且全面的計劃。我們收集資料以了解委內瑞拉人確切的需要;協助不同國家提供更好的接收條件、協調資訊的提供和援助委內瑞拉人得到即時的基本需要,包括住宿,並打擊歧視和仇外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亦加強駐守在重要邊境,以減少出現危險的機會,特別是有關進入領土、人口販賣、剝削及識別需要保護服務的人士,如無人陪伴及與家人分離的兒童和孕婦。此外,聯合國難民署也為剛抵埗者提供援助與法律簡介、派發食水及衛生用品予身處邊境的女性和兒童。我們的團隊亦會提供現金援助給最脆弱的委內瑞拉人。

聯合國難民署同時也在支援阿魯巴、巴西、哥倫比亞、庫拉索、厄瓜多爾、圭亞那、秘魯、千里達與多巴哥共和國等政府的登記服務。在秘魯,來自委內瑞拉的庇護申請由2017年的33,100份增加逾5倍至2018年的190,500份。在巴西,庇護申請則從2017年的17,900份增加逾3倍到61,600份。

在整個地區中,聯合國難民署支援當地政府的努力,為抵達邊境各州和主要城市的委內瑞拉人提供緊急庇護所。例如在巴西,我們提供場地規劃、帳篷、救援物資、飲水機,透過生物辨識技術進行登記、社區動員、通報系統及場地管理等。現時,在巴西的美景鎮和帕卡賴馬已開設了13所臨時庇護所,為6,000名委內瑞拉人提供容身之地。而在哥倫比亞的邁考市,一個能夠容納350人的臨時接待處因應當地政府需求,亦已在2019年3月成立。

聯合國難民署也在邊境設立適合兒童的空間及提供母乳餵哺設施,並倡議與收容國政府一起向委內瑞拉兒童提供更多接受教育的渠道。聯合國難民署也成立了義工網絡,以連結不同社區,確保與不同群體(包括婦女、兒童、長者、青年、殘障人士、原住民和性小眾)的溝通和問責機制都是雙向的。另外,聯合國難民署亦和合作伙伴協調,成立區域援助空間,以確保難民和流離失所者都能夠接收到最新和可靠的資訊,並在重點地區設有最低限度的服務。 

為促進難民和流離失所者融入收容國,聯合國難民署與當地政府及私人部門緊密合作,為委內瑞拉人提供職業培訓。聯合國難民署也協助重新安置在巴西羅賴馬州的委內瑞拉難民和流離失所者,讓他們抵達其他有更多就業機會和服務的地區。

「我們用了七天才到達秘魯。我們最終甚麼也沒有得吃。我們嘗試將所有都留給兒子,但他也超過23小時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了。他只有3歲而已。」 

Gerardo一名在秘魯的委內瑞拉父親 

為抑制對委內瑞拉的仇外問題及提倡團結,聯合國難民署和合作伙伴在哥倫比亞、哥斯特黎加、厄瓜多爾、巴拿馬和秘魯推出多個計劃。 

我們要緊急地增加人道及社會經濟援助,以完善政府現有措施,並確保不同社區能夠繼續在一個安全和歡迎的環境中包容難民和流離失所者。另外,為保障聯合國機構能提供一個全面回應,以支援主要的收容國,由聯合國難民署及國際移民組織領導針對委內瑞拉情況的區域性跨機構協調平台——在2019年11月13日發起了對委內瑞拉難民及移民的區域性回應計劃 (RMRP)。這個與137個合作伙伴共同研究的計劃,目的是為了支援來自委內瑞拉的難民和流離失所者,以及其收容國。這是美洲第一個類似的計劃:它既是一個策略和實踐藍圖、合作範本,也是一個籌募機制,以回應委內瑞拉人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