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w Meh dreams of a safer future for her grandchildren
;
© UNHCR/R.Arnold

Baw Meh 婆婆在泰國難民營生活將近 20 年的故事

全球數以百萬計的支持者一起與難民同行。

參與聯署行動,與全球 1,857,721 位支持者一起與難民同行!

「我很年輕時,就在父母的安排下結婚了!婚禮那天就是我與我丈夫的第一次見面。」

78 歲的 Baw Meh 婆婆憶述

我們的生活不算一帆風順,也有經歷過快樂和困苦的日子。當武裝衝突蔓延到我們住的村莊時,我們逼不得已離開家園。士兵到處放火,我們的財產亦付之一炬。 我們用籃子裝了一個鍋子、一把斧頭、木炭和約 30 杯大米,抱著孩子與村民一同跋山涉水逃亡。我們離開後都以為很快可以返回家園,但沒想到在難民營生活已將近 20 年了。孩子們都在泰國的難民營裡長大成人。

還記得在逃亡時,我才剛誕下最小的女兒。因為村莊缺乏上學的機會,所以我一直希望她從小可以到學校接受教育。現在,我跟女兒和孫子住在一起。讓我感到高興的是,孫子們也可以於難民營的學校裡上課。

Baw Meh 婆婆平時喜歡一邊幫家人準備晚餐,一邊唱著克倫族的傳統歌曲。她也喜歡講述有關丈夫的往事。雖然 Baw Meh 婆婆有很多兒孫已被重新安置到其他國家,而其中一個孫子離開前向她說:「我在美國一定會照顧妳。」但 Baw Meh 婆婆卻拒絕離開。遺憾的是她的丈夫未能完成回家的夢想便於去年過世了,所以她希望可以繼續留在丈夫身邊。而她的丈夫其實葬在難民營的西邊,因比較靠近緬甸家鄉的邊境 ─ 但距離仍是遙不可及。

現年 78 歲的 Baw Meh 婆婆於 1996 年逃離緬甸的克耶邦。18 年過去,這個克倫族家庭的三代人仍然居住於泰國北部的 Ban Mai Nai Soi 難民營。大量難民因緬甸的武裝衝突逃離至泰國尋求庇護,這也是全球最持久的難民問題之一。

支持像 Baw Meh 婆婆一樣的難民,立即加入 #WithRefugees 全球聯署行列

    當提交此表格時,代表您已經同意並了解所提交的個人資料將受到我們的私隱政策保障。您有權於任何時候要求停止使用閣下的個人資料,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泰國沒有簽署 1951 年《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以及 1967 年《難民地位議定書》,而且沒有制定法律框架監管庇護權的授予。泰國政府現時於邊境設有9個臨時難民營接收緬甸難民。

緬甸難民大多數來自克倫族 Kayin 以及克耶族 Kayah,因武裝衝突逃離到泰國,並於這裡的臨時庇護所居住超過三年。克倫族人的逃難情況是全球最持久的難民問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