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署呼籲為逾170萬名巴基斯坦流離失所者作新一輪籌款

塞德(Said)在山腰上一個小村落居住,當巴基斯坦軍方在村莊附近對抗塔利班武裝份子發動激烈攻擊時,這名20歲的工廠工人以為戰火不會持續很久。

在扎拉拉(Jalala )難民營,流離失所女孩和男子分別排成兩行,領取由私人及巴基斯坦政府捐出的熟食。 ©聯合國難民署/H.Caux

在扎拉拉(Jalala )難民營,流離失所女孩和男子分別排成兩行,領取由私人及巴基斯坦政府捐出的熟食。 ©聯合國難民署/H.Caux

巴基斯坦西北部加洛扎(JALOZAI)難民營5月2日(聯合國難民署)-塞德(Said)在山腰上一個小村落居住,當巴基斯坦軍方在村莊附近對抗塔利班武裝份子發動激烈攻擊時,這名20歲的工廠工人以為戰火不會持續很久。

他說:「我們以為情況在兩三天內會轉好,但並不是。」因此上星期,塞德(Said)與家人不再奢望,便逃往加洛紮難民營,等待戰火平息後才回去。

巴基斯坦西北部共有26難民營,加洛扎是其中一個。單單上月,便設置了15個。他們許多人都獲得難民署的幫助。難民署提供庇護給這數以十萬計受衝突影響的無家可歸人士。週五當局已登記逾170萬名流離失所人士,他們自5月2日起,因史瓦特(Swat)及該區附近戰火而流離失所。

約20萬名流離失所人者住在難民營,例如加洛紮。其餘皆與親朋戚友同住,或者住在公共建築物內,如學校。
他們大多已經失去家園及財物,身無長物,除了逃亡時所穿的衣服。夏天將至,無論男女,尤其小孩都患上因炎熱而感染皮膚病,及由不潔食水引發的疾病。

許多還患上心理創傷。一名婦人說,炮擊發生時,她用棉花塞進子女的耳朵內,讓他們平靜下來。另一名婦女因戰火而驚惶不安,逃亡時留下一名子女。當她發覺走失了孩子,才怱怱折返 。

在聯合國聯合行動中,難民署的主要角色是提供庇護所及其他救援物資,技術上支援及協調搭建難民營,協助當局為流離失所者登記。

由於有新一批流離失所人士湧現,聯合國駐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於周五,聯合呼籲籌募$543,172, 583,以幫助增加十倍的流離失所者, 目前只籌得$88,524,302,餘下的$454,648,281,聯合國向捐助者作緊急呼籲,「請幫助這些軟弱無助的人,他們備受影響至2009年底。」

作為其中一份子,難民署呼籲為支持巴基斯坦西北部救援行動直至2009年底,需再多8400萬元的款項。

難民營內異常酷熱,一般達攝氏45度,為改善這情況,難民署正在難民營之上搭設更多擋陽篷。這些流離失所人士特別易受酷熱影響,因為他們多來自較氣溫較冷的史瓦特山谷。難民署正籌劃在公共庇護所搭建─“納涼室”,設置電力及風扇,讓男女分別乘涼。於公共帳蓬內,難民署又正裝設屏幕,給婦女們提供較多私人空間。

難民署正在難民營內搭建私人及公共廚房,讓流離失所者於配給燃料及食物後,可以自行煮食,毌需政府再為他們提供熟食。
至於住在難民營外的流離失所者,本周,難民署開始給他們派分基本救援物資,如膠帆布及煮食用具。

但是,大部份住在學校的流離失所者,則要依靠巴基斯坦當地社區的慷慨解囊。住在附近的居民都給他們帶來食物及衣服。

同時,自發性行動陸續出現,特別是在馬爾丹(Mardan)及斯華比(Swabi)地區。難民署在西北邊省瑙謝拉(Nowshera)設立的救援銀行,現正接受私人捐助的物品,如風扇及夏天衣服。難民署仍急需枕頭、肥皂、睡蓆。

至於如塞德這一類流離失所者,對當地及國際社會的援助都無任歡迎,雖然最理想,他還是寜願回到自己的村莊。
塞德說:「逃亡前,我在工廠朝八晚八地工作,現在無所事事。我希望住在自己的村莊。但是和平前,我們都不能回去。」

拉米利及科斯巴基斯坦報導